2024年4月13日星期六

怀念 杂感




深居俯夹城,春去夏犹清。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

并添高阁迥,微注小窗明。越鸟巢干后,归飞体更轻。

李商隐

       家辉离去已有10天,常想起他生前种种。

       和家辉认识了30多年,接触比较多还是最近几年,期间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一阵子他为了帮助一位老师级的同行长辈渡过经济难关而四处奔走代为求援,还因而和一位老友伤了感情。

       后来该前辈走出困境之后健康又出了大问题,他还时常不嫌麻烦费时费力去安排各种小聚会来给与前辈精神上的支持安慰,这些不求回报的善意令人无限感动。

       或许由于品味兴趣不同,和家辉并无太多音乐上的交流交集,但越来越觉得,一个人之所以令人怀念往往并不一定是事业上的成就有多大,而是他的重情重义。也许很多人都以为歌台文化不能登大雅之堂?但那天从家辉的歌台朋友之间,我看到了他们重情义的一面,对我来说,这才是人性里最难得珍贵的一种素质。

       送别家辉后,突然天降大雨,之前还炎热难受,后来几天却频繁下雨,就如此刻 …..... 人间重晚晴, 归飞体更轻......

14.4.2024

顺变

       渐渐能接受家辉离开的事实,觉得必须送他最后一程,因为就和前不久的新山之游一样 - 没有下一次了!

       2 点左右独自来到灵堂,举目四顾竟没见到一个熟人,后来才看到翠珊、龙川夫妇、荣熙以及奕鸿等人。

       来的时候远远就听到灵堂里有人唱歌,原来是家辉生前的一众歌台朋友带齐装备为他高歌送行,之前翠珊等人也为家辉演奏数曲以表心意,这种念旧情义着实令人感动 ..........

       家辉,一路走好 .........

10.4.2024

照片:家辉(右一)在“风华再现线上音乐会”里。

欲了解更多有关作者资料请点击链接:phoonyewtien.webador.com



2024年4月12日星期五

该生气还是悲哀?



       今天收到一间向我借谱学校负责老师的电邮:

电邮里有关老师说:请你把借谱合约 Invoics 寄过来,不然我们不能付费 ….......

回复:有关合约不是2个星期前接到来信时就马上寄给你们了吗?(当时有关老师还给我一份别人的合约样本参照,我说我有自己的合约,并说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联系)

有关老师:是有收到你的合约,但我们的财政部门不接受,因为合约日期是在学校核准费用之前(问题是你一开始又没有讲清楚,而我的合约一般都写当天的日期,你也一直都没有回复)。

       这件事表面看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但仔细想想整个过程:整件事前后总共拖了近2个月,有关演出却是近在眉睫的4月份,如果按一般的商业运作方式,借谱方面没有在合约规定时间里收到费用,学校就不能演出该曲,那乐队不是就白练了?!当然,最初和我接洽的是个熟人,我肯定不会让他难做,只是有关负责老师从头到尾似乎都面无表情完全不当一回事,也没有丝毫歉意表示,仿佛都是我的问题?!

       为何为这种小事动气?首先:因为负责人是个学校老师!而老师在我心目中是有一定形象意义的。作为一个活动负责人,没有相关方面办事经验是可以原谅的,但那种有意无意逃避责任心态以及完全没有想到可能造成事态严重局面的无知却让人不能接受。另外,因为这“冰山一角”也引发了多年来的“积怨”- 在借谱上遇到的种种国内外官僚、不专业不合理以及没有效率的烂事。这种事弄不好除了会得罪人,也可能形成两败俱伤的局面并从此断了有关“财路”!但还是无法容忍那些所谓文化教育机构的办事态度!或许,有些处事方式在一些人看来很不聪明,仿佛小不忍而乱大谋?但事实上有人敢于不计得失“冒犯权威”也能为后来者带来一些方便和好处?因为官僚们总是凡事参照前例安全第一,也不太去管什么是非黑白人情世故?!

12.4.2024

欲了解更多有关作者资料请点击链接:phoonyewtien.webador.com




2024年4月10日星期三

 顺变



渐渐能接受家辉离开的事实,觉得必须送他最后一程,因为就和前不久的新山之游一样 - 没有下一次了!
2 点左右独自来到灵堂,举目四顾竟没见到一个熟人,后来才看到翠珊、龙川夫妇、荣熙以及奕鸿等人。
来的时候远远就听到灵堂里有人唱歌,原来是家辉生前的一众歌台朋友带齐装备为他高歌送行,之前翠珊等人也为家辉演奏数曲以表心意,这种念旧情义着实令人感动 ..........
家辉,一路走好 .........
10.4.2024
照片:几个星期前家辉在 Musart 开放日的工作照(施志鹏摄)。

2024年4月7日星期日

最后的合作

       这两天在网上常看到华乐界老友对家辉的怀念与唏嘘,刚刚歆峯还传来一个我们一年多前合作的一个项目 – 风华再现线上音乐会视频片段。当时怎么也不会想到这竟是最后的合作!

       谨以此纪念!

8.4.2024

吊唁地址如下,10.4.2024星期三出殡。

The wake is held at 54A Havelock Singapore 160054 from today to Wed

https://youtube.com/watch?v=iGaXdkVwfBA&si=57_qPOEkmOBhx1jC



2024年4月6日星期六

悼念家辉



       昨晚收到粉德的短信 - 一则令人震惊的短信,很难接受也很难相信,一个年华正茂活生生的熟人毫无征兆的就此永别了!

       一时之间许多事都涌上心头 …....... 若不是他本人提起,我也忘了1990年初他考入人民协会华乐团时我还是考官之一,倒是记得他曾短暂的和我上过乐理课。

       印象中家辉是个富有亲和力的人,来往接触比较多也就是这几年的事,单从那一阵子他为了帮助一位老师级的同行长辈渡过经济难关而四处奔走求援来看,就深感他是个非常重情义的人,今时今日尤其难得。

       一个多月前才和他一起到过新山游逛,两个多礼拜前也在粉德的MUSART open house 开放日见过,昨晚就 …...... 记得巧凌还说为什么我们去新山没有“招”她?我说下次,可惜已经没有下次了!

       突然之间,特别感受到世事无常的无奈!谨以非常沉重悲哀的心情写下这些 ....... 祝他一路走好。

7.4.2024

吊唁今晚开始,地址如下,星期三出殡。The wake is held at 54A Havelock Singapore 160054 from today to Wed

欲了解更多有关作者资料请点击链接:phoonyewtien.webador.com



2024年4月1日星期一

SOTA 的困境?



       日前的帖子“究竟是成功还是失败”引来了好些议论,其中就有一位博士以及一位前SOTA 的学生(美国纽约大学准博士)也表达了作为一个过来人的感触 …...

Dr. Dawn- joy Leong:

I agree 100% with your observations. This passage stood out for me, even though my command of the Chinese language is poor, (I read it slowly and several times to make sure I understood better), your insights resonate with me. "新加坡的许多建设观念都以“务实”为基础,这原非坏事,只是来到艺术,有些“原则”并不能硬套。因为艺术文学往往都是些“无用之用”的东西(有时还难免对“政治”有害?),假如处处以“务实”为前提,那就干脆不要吃力不讨好的尝试去“搞”艺术,如果真有诚意,就应该确保在这个环节里不能有外行主导内行的情况,当然,这样讲不外乎天真,有关方面何曾为判断失误或无知无能而认错?" My own 'homecoming' as a researcher and artist in Singapore echoes the general sentiment that art is 'non essential' here, and support for artists is dismally inadequate. A vicious cycle, because then the machinery can only churn out 'less accomplished' or 'limited' artistry, especially when compared to other first world countries. We do not lack the funds, we lack the social, mental, emotional and concrete educational support. Some so-called 'inclusive' arts organization cum social enterprise once demanded that I give a talk at their public event for free - when I told them my standard fee, they had the cheek to scold me and tell me that as a senior artist I "ought to" give talks for free to "inspire" younger people to become artists in the future!!! In Australia, the UK, Japan and South Korea, where I have spoken and exhibited my work, I was never met with this kind of disrespectful attitude, I was always offered a fee, whether high or low, according to the organization's budget, but it was a mark of respect and up to me whether to accept or not. Here in Singapore, even arts organizations look down on artists. My reply to them was, "How inspiring would I be to young people considering whether to become artists if they found out that senior artists are expected to do work for free?" I also said to them that it was my personal choice which organization to offer my free services to, not their choice but mine. Sadly, I am not sure if ever this situation is going to change. Artists who have disabilities in Singapore are even less respected than non-disabled artists, which makes the situation even more impossible. As an artist who is open about my disabilities, I am lucky that I have great financial support, and am thus able to do a lot of volunteer work, as well as sometimes take on lowly paid commissions because I believe in the good work the organizations are doing (there are some good ones who try to practice what they preach, but budget constraints are a very real thing here, most ironically) and I can also speak out freely and honestly - else I would be starving in the streets of Singapore, with this kind of prevalent social attitude.

Thank you for your wisdom and insights. Not many established professionals in the arts in Singapore are as truthful and insightful as you. So honoured to have your friendship!


准博士:

老师,我有些相同的想法…. 我读SOTA的时候就可以看见越来越多非常有才华的朋友逐渐有了放弃艺术的想法。IB课业很重,每天傍晚5点多下课才能有时间开始练琴…. 那时候我真的为他们的选择感到惋惜,也觉得越来越孤单,能谈心(音乐话题)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但那也让我更加拼命学习音乐找到自己的方向。我发现朋友们在探索这些科目的过程中发现自己对学术产生了更大的兴趣,也意识到了在新加坡选择专业艺术真的很不容易,通常只有一小部分本来就已经有些成就的人或者非常有热忱的人能够坚持下去,脱颖而出,取得奖学金在本地或国外读书,有父母的全力支持,在艺术道路上谋生…. (现在也有很多艺术大学专业的学生改行…)”

虽然SOTA毕业生里可能有更多决定不选择艺术,但我能看得出艺术永远是他们心里的一个重要部分。在SOTA,我们接触到了不同艺术,也有机会研究艺术和学术的碰撞。看到这些非艺术专业的毕业生还积极参与有关艺术的活动,为艺术领域作出贡献,让我感到蛮欣慰和开心的。SOTA虽然看起来是“磨灭”了一些人曾经对艺术梦想的向往,但是也培养了这些人(还有我自己)对其他科目的兴趣,让大家知道,有艺术背景、不来自elite 学校的”非学霸”也能在这些方面发光发亮。仅我自己的渺小看法~”


回复:

       谢谢您的回应,先不说有关议题,但你的中文程度之好确实令我惊奇,以今天的新加坡而言,我想你的许多同辈大概也都望尘莫及? 至于SOTA,你的所言也很中肯,SOTA或许也间接培养了一些学生对其他科目的兴趣( 也是不幸中之大幸?)只是:动用了国家如此巨大人力物力,SOTA的办校宗旨和目的以及成果如果最终就只止于此,那除了没有意义,也是一种国家资源的浪费?更别说还“ 磨灭了一些人曾经对艺术梦想的向往”!值得安慰的,也是不幸中之大幸?印象中, SOTA毕业出来的学生除了您以外,仿佛也没有比你更优秀的?难得您现身说法回应写得这么好,我可以分享吗?


准博士:

谢谢潘老师的回应和支持! 因为家庭环境, 我从小比较习惯说中文, 但离理想程度还远着.... 没能找到更多时间学好中国文学很是遗憾, 但老师时不时FB用中文发的感想不仅能让遥远的我更新对新加坡近期艺术境况的了解, 也让我有了机会默默继续学习中文。我了解有关 SOTA办校宗旨和实际结果的落差感, 确实无奈....”

老师, 承蒙您的关照老师可以随意分享我的任何观点 (不需要credit~). 其实还是有很多很优秀的毕业生在其他方面光芒四射, 音乐方面有电影作曲、制作人, 有充满热心和富有创意的MOE老师, 其他方面呢有舞蹈者、时装设计师等等, 都好另类、出色 ^^”

       根据“准博士”的陈述,SOTA 其实也并非一无是处,只是如果按所付出和最终所得“回报”以及可能的“后遗症”,从一个“务实”的角度来看这又值得吗?事实上,就算没有了SOTA ,以今天此地普遍的文化教育价值观,整个局面又会有什么分别?而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各种重点艺术教育”,我们的社会真的比以前更优雅了?!

2.4.2024

欲了解更多有关作者资料请点击链接:phoonyewtien.webador.com

海报 感触



       1998年刚搬到巴西班让一带时还没有地铁。后来高架快速公路以及地铁站都陆续建成起来了,每次到地铁站时都会看到这张海报,海报属于地铁站装潢的一部分,也是一系列反映当年巴西班让鸦片山抗日战争历史图片的其中一张,图像中的人物是马来抗日英雄阿南中校。

       阿南中校看上去有点像为人友善但不幸在今年农历新年期间骤然离世的邻居,如今每次看到这张海报都会想起这个老邻居 ….........

1.4.2024

欲了解更多有关作者资料请点击链接:phoonyewtien.webador.com


2024年3月29日星期五

究竟是成功还是失败?!



       昨天在报上看到有关总统奖学金的报导。大标题是:“新加坡艺术学院学生获总统奖学金”。

       根据这位新加坡艺术学校SOTA “创校以来首位”获得总统奖学金学生的获奖致辞:(报载)自己怀着成为世界著名芭蕾舞蹈家的梦想进入SOTA ,历经6年的努力之后,却发现自己的归属不是舞台,“生活不能尽如人意”。(年纪轻轻就讲这样的话?!)

       这名来自乐赛学校高才班的“高材生”在入学SOTA 之后“却逐渐认识到舞蹈不仅仅是舞台表演,也涵盖舞蹈理论,历史,以及编舞方面”,“随着舞蹈家的梦想渐渐褪色,新的梦想取而代之 …....... ”。她说:“我不认为我会是聚光灯下的表演者,但我可以在幕后做出更多的贡献”。再次证明SOTA是“杀梦者”?(见附文)

       而她的新梦想是什么?就是:“选择成为公务员”?!(就有如“新謡”的最终理想就是成为能成功卖钱的流行歌曲而已?!)

       个人不知道这是记者对这位总统奖学金得主讲话的理解还是“诠释”,如果报导准确,或者,这也代表了当今新加坡年轻人的务实心态?人各有志,也许她的决定也没有错,只是如果当初的梦想还没经过真正的“生活”考验就放弃了?!以后做事又能坚持到底吗?

       诚然,无论要成为或下决心要成为一名艺术家都是不容易的,尤其在新加坡这么一个功利挂帅兼传统文化底蕴薄弱的地方,其中有种种不为人知的心灵挣扎以及肉体上的磨难,只有当事者明白。只是,这位总统奖学金得主也显然“太理智”了一点,仿佛不具备作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或“世界著名芭蕾舞蹈家”的不计代价不折不挠勇往直前追求艺术理想的心理素质条件?

       (通过报导的感觉)就和我们的许多“精英”一样?这位总统奖学金得主给人的印象是“很会读书”,肯定也很聪明以及识时务?这无疑是获得总统奖学金的重要关键条件之一?问题是:以SOTA“创校以来首位”获得总统奖学金学生为题重点报导,而实际上这位SOTA学生的获奖却是建立在“放弃当初艺术梦想”的基础上?这究竟又是在表扬SOTA 还是讽刺SOTA?!

       这种事到底是悲是喜?该悲该喜?新加坡有许多事就是如此吊诡?!

18.8.2017


为了扑灭对艺术的热情?!

       日前在一个亲戚的葬礼上遇见了一个多年不见的后辈。这个后辈很小就显示出在视觉艺术上的天分。后来也顺理成章的考进 新加坡艺术学校 了SOTA

       近日常听到一些来自不同渠道关于SOTA负面传闻。如:由于校方管理不当而使到许多老师集体离职?学生对此也颇有怨言。也有新闻报导说SOTA的毕业生毕业后有意继续往艺术方面发展者只约有20%

       由于好奇,就问这个后辈对这些事的看法。她表示情况是有点令人无所适从,她还有一年便毕业了,问及对毕业后的升学动向,她很肯定说如果考上了大学,她将不会选读和艺术有直接关系的科目!

       这令我很感意外,因为:从谈吐中可以感觉她对艺术思维的成熟,仿佛已经有一种艺术家的气质,而当年选读SOTA也是一腔热情充满理想,为何几年后,还是年纪轻轻的,却给人一种意志消沉的感觉!

       SOTA也算是在名校之列了,校舍堂皇设备先进,学费自然也比一般普通学校都要贵出很多。建校原意应是要鼓励以及发扬艺术,也是发展“优雅社会”的方式之一?兴建一所艺术学校,原无可厚非,在这方面,政府也肯定投入了无数金钱,只是如今从一个“务实”的现实角度来看,真值得吗?

       导致今天出现的情况,个人怀疑是有关方面对艺术苗子培训思维方面出了问题?SOTA虽然说是一所侧重艺术的学校,但在其他课业方面的要求压力和一般名校几乎没有什么分别,这样的安排不是让这些“准未来艺术家”百上加斤疲于奔命?!这是一种“内行教育”应该出现的情况吗?SOTA应该不是为了扑灭年轻人对艺术的热情而设的吧?

       也许不能相提并论,但记得曾经有个城府很深兼聪明绝顶的熟人,为了扑灭女儿对舞蹈的热情,特意把她带到中国北京,让她见识了作为一个专业舞蹈员过程必须经过的种种魔鬼地狱般的“惨景”,此举果然见效,最终把女儿吓成了一个律师!

       新加坡的许多建设观念都以“务实”为基础,这原非坏事,只是来到艺术,有些“原则”并不能硬套。因为艺术文学往往都是些“无用之用”的东西(有时还难免对“政治”有害?),假如处处以“务实”为前提,那就干脆不要吃力不讨好的尝试去“搞”艺术,如果真有诚意,就应该确保在这个环节里不能有外行主导内行的情况,当然,这样讲不外乎天真,有关方面何曾为判断失误或无知无能而认错?

       绝非本地缺乏人才,或许是个人悲观吧,只是在有关圈子活动多年,总感觉以一路以来的教育以及社会价值取向,绝少有能力以及真正有理想抱负的本土艺术家,能在此地环境氛围当中奋斗而取得所谓“世界级”成就的。

       如果无知的“务实”观念无法改变,就无谓为了某种虚假的门面而浪费纳税人的钱,反正都这么多年了,没有艺术也不会死人,有了“艺术”社会也不见得就比以往优雅?!就老老实实的把钱用在各种社会福利上(可能的话,少纳点税?!),也好过把它轻轻的打水漂入一种无知愚昧的“艺术潮流”里?!

5.6.2017/30.3.2024



2024年3月28日星期四

对信仰的困惑



       信仰有宗教上的也有政治上的,其中包含了对人生道路方向的期许和愿景。

       不想谈政治,因为政治里或许有直接或间接造福人群的成分但往往更充满了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以致生灵涂炭的祸事。

       来到宗教,无论宗派,笼统简单来说其本质以及功能除了能抚慰人们的心灵,基本上应该也都是劝人向善的。只是放眼当今黑白不分自私愚昧价值混乱的世界,对各种宗教的期望也时常令人感觉困惑,尤其当宗教和政治以及金钱利益纠缠不清的时候。

       也许和教育背景以及自幼以来的生活环境有关,有时对人生感到困惑不知何去何从时,总先会想起佛教,主要是被其中无差别的“普渡众生”一说所感动,这是何等的胸怀气度!此外,和信佛有关的语言一般也很接地气?通俗一点的有口头禅:“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再市井一点的就是:“人只要心好不必时常烧香拜佛”等等 …..... 事实上信佛学禅和身份学识并无瓜葛?就如不怎么识字地位低下在寺庙里专司各种杂活的六祖慧能最终能成为一代宗师也不是因为他的佛学理论如何深厚,关键只是他具备了常人所不及的悟性灵气?提起慧能不禁又想起其中禅门不择手段争权夺利的种种凶险,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之余,又想,人性如此,有没有信仰又有何分别?!

       一向一厢情愿的以为,信佛的人或出家人都应该是慈悲为怀,从行动以至心理上都是不能伤害他人的,更遑论损人利己?!因此一直以来对高僧弘一法师对待千里迢迢远渡重洋来苦苦求见的妻子狠心拒之门外一事也无从理解?在决心“放下”之前为何不能先妥善解决世俗之事,起码这也是一种对人的善良吧?

       无论如何,虽然对宗教信仰形式存有疑问,但还是相信冥冥之中有种主宰力量,也选择相信因果报应。

外一章:

       提起弘一法师就会想起那首他作词脍炙人口的歌曲“送别”。也许是种职业病?虽然歌词和旋律都各有千秋,但总感觉多少有点突兀?因此常嘀咕:一阙充满浓浓中华古风的歌词怎么就配上了一段风马牛不相及的浪漫格调西洋旋律?!俱往矣,放眼四周渐渐“流行”的异族通婚景象,就当作是法师的音乐预言吧。

28.3.2024

图片:弘一法师

欲了解更多有关作者资料请点击链接:phoonyewtien.webador.com



2024年3月21日星期四



刚刚在网上看到这个........... 来自不同年代的老歌和老电影的结合,令人无限怀念昔日种种人情淳朴含蓄之美,今天时代说是进步了?但人类和野兽的分界线仿佛却更模糊了,更不要说什么情趣品位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UMBHssfEVQ

2024年3月18日星期一

网络诈骗?!



  前几天mini compo 激光唱机坏了,今天上网去搜寻。在浏览点按时也不知道为何电脑屏幕突然闪出几个重叠的图像warning notice,同时还有一个严厉的语音警告,说我的电脑受到侵袭将会被频闭 - block!让我马上联系图像上提供的电话号码寻求微软microsoft援助,并且再三警告千万不要关电脑以免个人户口和信息被盗滥用!尝试关闭那些令人心烦的图像但它们非常顽固对我的努力相应不理,而语音警告则继续不断重复以示事态严重,电脑屏幕也在不停的闪烁!突然遇上这种阵仗,一时之间不免有点紧张,立时反应是:惨了! …....... 看看图像上的电话号码,虽然是65头的本地号码,还是感觉有点古怪,于是不用手机用家里的电话打去,一听到的是海外“铃声”便马上挂断并果断关闭电脑。

再度开机时发现一切正常,这才放下心头大石,此时收到了香港潮州老友的短信:龙蛇混杂在人间,处处都要小心 mue! 真是来得及时的关心!(潮州话里的“mue”真好用,我和朋友天天都 mue来mue 去不亦乐乎,什么都可以 mue,哈哈哈哈!)
言归正传,不知有没有朋友也遇到过这种情况?

19.3.2024

欲了解更多有关作者资料请点击链接:phoonyewtien.webador.com

2024年3月17日星期日

很久都没有看到如此淳朴土气温馨好笑兼“ 思想健康进步”的电影了,令人不禁想起1960 -70 年代的中国与长凤电影 ........... 一去不复返的人情年代?!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HxBOnwK_40

2024年3月16日星期六

Pinot Noir 红酒



       年前有朋友送来一瓶红酒,当时也不以为意,后来仔细一看居然是一瓶纽西兰 Pinot Noir

       个人除了一向酒量浅对各种酒类也认识不深,第一次听到这个酒名还是看了一部名为Sideways 的有趣电影。

       Pinot Noir是一种比较特别的红酒葡萄品种,许多生产红酒的国家都有种植,用这种葡萄酿制的红酒一般都比较贵,原因首先是这种葡萄比较难种,再者据说这是所有红酒当中最健康的一种,有减低胆固醇以及高血压的功效云云 …....... 看来仿佛又多了一个喝酒的理由?

       无论如何,看看眼前这个越来越黑白颠倒善恶不分的世界世道,虽没有“惟有饮者留其名”的幻想,却常有“但愿长醉不愿醒”的冲动!

15.3.2024

欲了解更多有关作者资料请点击链接:phoonyewtien.webador.com



2024年3月15日星期五

午后茶餐



       今天出席了Musart open house 音乐会之后和承志、歆峯以及重贤到红山小贩中心喝下午茶。歆峯叫了来此处著名的古早味罗惹 rojak以及鱿鱼蕹菜米粉,承志和重贤则请客鱼圆肉圆汤以及茶水,美食当前,边吃边开怀畅谈,又是难得的一个愉快的下午,谢谢歆峯、承志和重贤联合请客!

15.3.2024

2024年3月11日星期一

电脑



       日前和在教育学院音乐系任教的两位朋友谈起学校的音乐课程,不经意从西洋音乐理论,作曲技法教学聊到这些年来西洋古典音乐世界性“没落”趋势。这种种从教学到市场的性质变化迹象,似乎相互之间又有息息相关的连带关系。

       西洋古典音乐的式微除了和现在人们的审美、价值观改变以外,也和科技资讯进步所带来的种种好处和问题不无关系。在今天人们生活中无所不在的电脑,也许便是问题的中心。

       大约是十年前,也许没有经常运动的缘故,在连续半年伏案,写完十个乐章的大合唱“化雨”之后,也或许和坐姿不良有关,开始感觉腰背有点不适。另外,一笔一划,长时间不停的写数以万计的音符,眼睛也渐渐有点吃不消。

       之前有懂得电脑的朋友常向我游说电脑的种种好处,我都无动于衷,总固执的认为,写作就应该用纸和笔。

       但毕竟人到中年,无奈“形势”所趋,加上不断有朋友“晓以大义”,原本对电脑兴趣不大的我,于是也笨手笨脚的摸上了电脑键盘。

       虽然来到构思创作,电脑并不能替代人脑。只是如今借助了电脑科技和有关软件,在制谱和抄谱方面给作曲和编曲都带来了很多前所未有的方便。除了加快了编写曲谱的速度,也同时提供了模拟参考音响。虽然音响一般差强人意,但对初学者还是帮助很大,和以往需要再钢琴上挣扎寻觅心目中的意境意象,或花费一定的人力物力去安排演奏者或乐队来试奏的情况,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只是:毕竟还是模拟音响,经验告诉我,必需小心判断音响的准确性,以免被误导。

       如前所述,电脑到底还是另类“纸笔”而已,但值得一提的倒是:传统的以手书写和电脑的键盘输入,由于方式,速度以及“方便”程度的不同,写作时便会产生不同的感觉,这种感觉上的不同有时也会直接或间接的影响思维习惯和表达方式,就如我现在用电脑键盘打字和以往用笔写字,是完全不同的感觉。别说从纸笔直接或间接带来的趣味,由这些传统书写工具牵引着的人文历史以及一丝淡淡的浪漫,更是电脑所无从替代的。

       由于现在可以通过电子琴键盘输入音符,写谱的速度比以往快了许多倍,工作效率无疑是进步了,但也由于快,“忙中有错”的例子也更多(有没有注意到:现在报章书本上的错字别字似乎比以往多),因此时常觉得有些方面似乎不比以往细致,渐渐习惯“快”了,工作起来也不比以往更有耐心。

       在“抄写剪贴”(cut and paste) 这项重要功能的运用方面,电脑就提供了前所未有的便利。如今我们可以在弹指之间便把一大段以前要花上几十分钟到几个小时功夫的乐谱“抄”好(但一不小心,弹指之间也会失去长时间努力的成果!),或甚至把它改头换面,成为一段变奏或发展段落。只是如果过于依赖和沉溺于这一方便,人也会渐渐变得懒散 - 懒得用心思考和追求精致。

       就视觉上来说;除非你的电脑屏幕非常大,不然一般读总谱往往须要上下左右移动鼠标,才能“一览全局”,乐谱就好像被“关”在一个只能用“窥视镜孔”观察内景的小房间里,要不断调整视角或放大缩小,才能渐次看完全景,有被束缚的感觉。虽然有时在上下左右挪移屏幕视角时,可能突然灵光一闪,突发奇想,也可能忙碌一番后却忘了先前的“灵感”,手写的总谱就没有这问题,总是心到手到,很直接。

       电脑化的利弊也许见仁见智,也因为潮流壮大,个人很难与之抗衡,在这个空前巨大的潮流当中往往身不由己。举目环顾,今日的世界已事事都离不开电脑,也处处都有被电脑(或电脑背后的人)所制的无奈,只要有什么风吹草动,从停电到电脑视窗的“改进”都直接影响了人们的生活。

       教人担心的是,这个人造人为的电脑世界(不论是始作俑者或没有多少选择余地,顺流而下的“参与者”),会不会有一天也和中国古代的“商鞅变法”一样,最终落得个“作法自毙”?水能载舟,也能覆舟也!

6.7.2010/ 11.3.2024

照片:1970年代在东海岸外的“奎笼”钓鱼,那时电脑仿佛是太空人专用的工具?!



2024年3月9日星期六

家常日式咖喱




       昨天午餐煮了一锅日式咖喱和家人共享

       自家烹煮的饭菜除了保证品质和卫生,还可以任性加料。因此里头的马铃薯、红萝卜、蒜头、大洋葱等等都比外头卖的要加倍慷慨,还外加四只炸鸡翅 …........ 浓浓的咖喱酱汁配上热腾腾的白饭,一个字:爽!

10.3.2024

欲了解更多有关作者资料请点击链接:phoonyewtien.webador.com

或博客网页https://phoonyewtien.blogspot.com


2024年3月8日星期五




偶然发现家里有个玉马挂件,也不是什么贵重之物,但造型看来还不错,就将它和一片有我英文名字的小牌子摆在一起,一动一静也耐人寻味。牌子是好几年前侄女结婚宴席桌子上的入座标示,文字设计出自其美术家双亲笔下,一直收藏至今。个人属龙,于是龙马兼具 ........... 9.3.2024

2024年3月7日星期四

刘晓禹与李云迪

日前在网上看到刘晓禹的访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z6G9Roa_-k,不由想起了李云迪在美国卡内基音乐厅的首次个人独奏会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rhrRXycRN0,无论技术和乐感都几乎无懈可击,也是个人听过最好的萧邦之一,关键还是现场演出!

相隔23年的两位萧邦国际钢琴比赛桂冠都是海内外华人的骄傲,但命运却大不相同?一位如今正处事业的天堂而另一位则还在努力挣扎逃离丑闻地狱?!

两位无疑都是不世出的钢琴天才,从听过的演奏而言,也许更喜欢李云迪多一点。只是在看了刘晓禹的访谈之后,首先感觉意外的是他普通话的流利,再者就是以一个30不到的年轻人学贯中西的文化底蕴以及其思想成熟机智稳重,肯定是同龄时的李云迪所望尘莫及的。
8.3.2024
欲了解更多有关作者资料请点击链接:phoonyewtien.webado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