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日星期日

龙应台忏悔了?
         最近在网上读了两篇谈及龙应台的文章- 《理想和现实的平衡》以及《华裔新加坡人的文化悲剧》。
         两篇文章不约而同的提到了20年前与20后龙应台对新加坡的“看法”。当年,龙应台直言“幸好我不是新加坡人”!(不幸中之大幸,她还算比较有文化,没有落井下石的加上“heng啊!”之类的感叹!)她掷地有声的言之锵锵:“给我再高的经济成长率,再好的治安,再有效率的政府,对不起,我也不愿意放弃我那一点点个人的自由和民主”!在令许多新加坡人不乐的同时,也赢得了台湾,香港以及大马(幸灾乐祸?)的赞美之声。
         其实,她所说的也并不完全错,问题是当年她自己也并没有看清楚何谓“自由与民主”,直到亲自当官后面对自己家乡“自由与民主”丑恶的一面才“觉悟”(报应?),只是当初“妄自菲薄”别国的言论如今又如何收拾?!
         今天,龙应台再次来到新加坡,再次发表“看法”时已无颜再说:“幸好我不是新加坡人”(如今识尽愁滋味?),而只是肯定和称赞新加坡的各种优势和成就(只剩下一片官腔?),对当今新加坡的“自由与民主”也只字不提。更多只是“温柔建议新加坡应该要扎下文化的根”!?(温柔!?新加坡人声嘶力竭的呐喊了这么多年都有如春风吹牛耳,一个外人隔岸观火以及隔靴搔痒的“温柔建议”又有可能改变什么吗?)
         龙应台女士绕了20年这么大的一个圈,讲了这么多的废话最后还是回到原点- 见山还是山,究竟是在参禅还是在开玩笑?!还是从狂妄到忏悔?
         这整件事,龙应台其实还是个赢家,最低限度她除了得到一个官僚政客所需的宝贵教训,也曾经(损人利已的?)赢得了广大的喝彩和掌声。反观新加坡人,20年之后,在中港台人的眼里,(在文化上)还是一副蠢相,我们或许不能怪龙应台,可是究竟是什么人让龙应台“有机可乘”?究竟是什么人让新加坡人(准确点来说应该是华文源流新加坡人或华校生)变得如此“不堪”?究竟是什么人应该忏悔?

 2.11.2015

4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