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7日星期一

从“南大校友奖”谈起



曾有(著名)前南大生扬言:“南大是我的母亲,她已经死了!”又曰: “复名,迁(名)册并不等于母亲复活。”


日前(16.10.2011)在联合早报看到了阿裕尼集选区议员以及新加坡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先生获颁南洋理工大学南洋校友成就奖。


读到这段新闻,既感觉有点突然,但也不觉得怎么意外。感觉突然的是:当年刘程强先生决定从政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母校南洋大学被关闭。今天刘程强先生却欣然(从照片上看起来是这样)接受了南洋理工大学这个“后母”的嘉奖。


不觉得意外的是,就有如刘程强先生所说的:“有些事情过去了,是时候前进。”这也许这是刘程强先生某方面智慧或“顾大体”的表现。只是“有些事情”曾是刘程强先生“前进”的动力,其中也包含了当年刘先生的赤子之心。如今虽然时过境迁,为了“种种理由”而必须“放下”,总难免令人唏嘘。


虽然有关方面强调,南洋校友成就奖跟政治没有关系(此地无银三百两?),但除了得奖名单上却不乏政坛或前政坛人物,颁奖给刘程强先生的最主要原因也是“肯定他为阿裕尼集选区和后港人民服务”。另外,这“肯定”也有商榷的余地,刘程强先生为后港人民服务了20年,成绩和贡献是没话可讲的。但至于阿裕尼集选区,刘程强先生的团队现在也还在起步阶段,只能说鼓励罢。更应该肯定的也许是前外交部长杨荣文先生和他的团队(服务阿裕尼集选区多年,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人们竟如此善忘,怎不教人心寒!)。


个人也纳闷,若没有其他因素,为何刘程强先生没有获颁其中最高荣誉的“南洋卓越校友奖”?难道有关当局认为他这些年来在本地整体上的“卓越”表现和成就低于其他有关得奖者?


虽然只是局外人,但作为当年的华校生以及华文源流的一分子,在我们记忆中的南洋大学,曾经负载一代人的精神,价值,希望和情感。现在这些都似乎正在渐渐远去!这就有点像历来的揭竿起义者,最初都多少会有“不畏强权”的勇气,正义感和理想,但到头来都会因为时代,时势的变迁和种种政治利害关系而改变。


也许,政治就是喜剧,悲剧(或惨剧)以及闹剧的综合体,都只不过是一场戏!既然现实能容许,容忍“笑骂由人,官我自做”的现象,你我又何必太认真?!




17.10.2011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