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6日星期三

关心?催债?

       这些文字本应该在主流媒体如联合早报发表?但你知道啦 …...........!!!!
       该来的终于来了?!前两天收到公积金局的“催债信”向我追讨新币9000元的Medisave top up! 并“威胁”:再不交就要罚款!
       我自1992年离开人民协会以后便不再是一个全职受雇用者,在南洋艺术学院兼职时也不知道(忘了)学院有没有替我缴交公积金?如此粗枝大叶是因为我从来也不操心这个,这也包括了后来的Medisave,因为,当一个人有雇主以及固定收入时,这些都仿佛是“无关痛痒”,会无声无息“自动”解决的事。
       只是“好景不长”,1998年离开南洋艺术学院后到今天都是一个收入不固定的自雇者,所缴交的公积金也自然有限。
       约10年前公积金局突然(?!)开始要我填补Medisave,我都没有积极回应(但有向其解释),理由是我认为自己可以解决自己的“生”“活”问题(到目前为止事实上也如此) - 除了自己小心注意保养身体,自80年代起还购买了不止一种个人保险,直到现在每年都还在交保费。只是:这种“解释”除了显示个人的“天真”,有关方面又有可能听得进去吗?!
         Medisave这个“创举”(或一种显示官方算计精明的“阴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我的困境是:就不要说(也不希望!)Medisave最终能给我带来什么方便(?!),如今我已超过退休年龄,如果在负担个人保险费(我们全家人都有买保险)之余还要用个人仅存有限的积蓄来填补Medisave,这无疑是在加重家庭开支负担。如果要省下点钱来应付Medisave而放弃供了这么多年的保险会是明智之举吗?一旦放弃了,这些经年累月累积起来的保险优势以后还买得起吗?若不幸有紧急需要时,现有的Medisave又能够解决问题吗?
         Medisave本来属于个人公积金的一部分,有关当局从公积金划出来是为了对付(或制止?)那些一早把公积金花光的“刁民愚民”?以免最终加重政府的负担(这也是聪明的政府废除可能“后患无穷”的养老金制度之后的一大“明智之举”?),但在防范那些没有责任感的人的同时也仿佛在惩罚一些有责任感的人?
       诚然,对官方来说,(如果“无利可图”?)有些事是既“麻烦”而又不“务实”的?但真的没有可能以Medisave制度施行之前的一定保额保险来抵消Medisave吗?尤其是对那些有一定年纪又没有各种医疗福利的自雇人士而言?早知道政府会“英明”到这种程度,当年或许就不应该买个人(以及家庭)保险,虽然也许保险不嫌多,同时,也可能是一种为己为人甚至“为国”(?)的一种行为,但又你有这种钱和这种必要去买额外的保险吗?!
       一个政府必须“聪明”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精明过头到了类似“商鞅变法”的程度,最后会不会“作法自毙”甚至祸延后代?!
       并非有意“犯法”,也并非一面倒的反对Medisave,从一些方面来看Medisave或许是政府关心人民的一种方式(同时也不排除自我保护?有时:一不小心会不会变成“爱你反而害了你”?),只是:这种“关心”,人民是否真能感觉得到,或有需要时能方方便便的从中受惠?就有如自己掏钱包买东西那么方便?不必还要填表格去申请?毕竟这些还是自己的钱不是?!
27.4.2017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