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9日星期六

乌合之众?!

        FB有时令人开心,有时也教人伤心!
       “道不同不相为谋”看来是千古不易的真理(搞政治或做生意或另当别论?),只是往往知易行难,因为人是复杂的?!
       很多时候,不只是有些人不愿成群结党,有些国家或政党相互之间的态度也如此 - 不愿与他人“共襄义举”?
       不是说“人多好办事”吗?现实往往是,除了不能一心一意的做到“团结就是力量”,还人多口杂,更不要说其中人品文化水平参差不齐了,还有黑白不分的乡愿以及别有居心者(无间道?)。
       最可恨的也许还是那些平日看来“有正义感”的“聪民”(讽刺的是他们还把另一些人称为“渔民”!),来到一个关节点,为了一点“江湖义气”?除了忘了“初心”,还原形毕露面目可憎?!
       个人或许天真,但毕竟活了大半辈子,经历了许多之后,特别相信从生活中所学习到的一些事(或教训),其中一件就是:一个人的言行往往代表了一个人的人品,而这些言行态度在其人有意或无意之间表现出来的往往最为真实。不信请上FB见识见识。有些人也许忘了一点:物以类聚,你的朋友往往就是你个人精神面貌的写照。
       不明白,为何这些“聪民”(或“高级渔民”?)竟然会相信两个(或其中一个)恶言相向的人可能重归于好尽弃前嫌?就为了某种“共同利益”或“理想”,你就可以容忍或接受一些人的虚伪无耻下流贱格?!虽然说“小不忍则乱大谋”,但和一些恶人小人一鼻孔出气称兄姐道弟妹什么的,(除了政客以外?)真能心安理得吗?这里头的“原则”又是什么?这还只是外围政治或政治的外围而已,做人犯得着如此吗?
       老子(是老聃,不是我)理想中的大同世界,其实是要从个人自己做起,也就是说一个人能做到独善其身或先正其身才可能兼善天下,才有可能世界大同。然而,看看周围的世界,看看FB上的许多嘴脸(当然不是全部),看来,所谓的“大同世界”总归只是个美丽的幻想?!难怪老子当年要西出函谷关!
       诚然,网上不乏有心人,网上的言论或许也多少有其正面或负面的社会影响力,但说句丧气的话,如果太多言不及义不明事理或是非不分的“人”参杂其中,最终除了不免同流合污?或许只能成就一群成不了大事的乌合之众!
10.12.2017

2017年12月1日星期五

儿子们的“儿时记趣”

       仿佛有人说过:你的儿女并不属于你。
       事实也如此,孩子们长大了有他们自己的思想以及天地,他/她们最终也可能成为别人的丈夫妻子和家长..........你能够保留下来的,也许只有一份亲情以及无穷的回忆。
母子三人在竹脚医院外留影

       孩子最有趣以及惹人怜爱的时候也许就是从襁褓时期到小学时代,尤其是婴孩时期,你看他那笨笨的样子,好像天真无邪毫无心机,其实他们往往“很有想法”,而且还很懂得以及执着于自己的“权利”,并且有恃无恐!(一来,他们基本不懂的什么是可怕的?二来,他们仿佛知道大人们会“认真对待”他们有理无理的“抗议和呐喊”),稍微不顺其意,他们就会毫不思索的挥动着一双小小粉拳对你迎头痛击!因此,你在外或许还可以“横眉冷对千夫指”,一回到家,往往就要“俯首甘为孺子牛”?!
弟弟的生日

       他们在家里经常横行霸道(往往比太座大人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嘘,这是秘密!),小的那个那时还不懂得走路,但自从有了自己专用的“座驾”(婴孩小车)之后,天天在家里横冲直撞好不威风,有一天合该有事,一下撞倒了我摆在客厅里的中国大花瓶,只听哗啦一声,霎时之间满地都是“残垣断瓦”!正想大怒,哪知道这小家伙居然懂得恶人先告状,先给我来个下马威 - 大哭大叫,一时惊天动地日月无光,真是秀才遇到兵?最后,还要先安抚安抚 sayang sayang 一番才得以收拾残局!
有图为证 - 横行霸道的小家伙

       我没有洋名,但孩子小时候一时好玩,就给他们随意安了个洋名,大的那个当年体格瘦小,有点像童话故事里的彼得潘,刚好我也姓潘,于是就戏称他为Peter Pan。可惜他似乎不怎么欣赏这个名号,也许时代不同了?他更喜欢 Harry Porter
哥哥

       小的那个也给安了个洋名,那是来自福建话“吃力”的谐音,因为这家伙刚生下来时,有好一阵子几乎是没完没了的“夜夜笙歌”(当然比“夜半歌声”悲惨得多!)令我夜夜不得好睡,一气之下,就干脆把他叫做Gerald!出乎意料的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他后来居然很喜欢这个雅号,于是沿用至今!
 
弟弟,别看他慈眉善目笑容可掬,小时候真的很“Gerald”!

      值得安慰的是,两兄弟从小到大感情都非常和睦,印象中仿佛从来也没有吵过架?上学之后,两人有时会一起玩那种打打杀杀的电脑游戏,挤在一张椅子上玩的入神时,嘴巴便会同时慢慢张开,除了没有发出声音,就像两只蹲在池塘边的青蛙一样?我走过看到,就大喊一声Close your mouth!(闭嘴),只见嗖的一声,两张嘴不约而同分秒不差同时闭上,煞是有趣!这种情形,当我再次走过,便又会再度“重演”,如此周而复始,他们乐此不疲(电脑游戏),我也乐此不疲(青蛙闭嘴游戏?),想想也觉得滑稽好玩!我这个做父亲的有点不正经吧?!哈哈!

武吉宝美Bukit Purmei旧居

      俱往矣!以上只是一些孩子们的小时点滴,总算是幸福的回忆吧!

2.12.2017

2017年11月29日星期三

廉耻?!

       老一辈的华人(就说上世纪5-70年代的人吧?),有读过书或没有读过书的,也无论在道德品行方面如何如何,绝大多数都懂得廉耻二字的深刻含义。
       也许是时代不同了,教育价值观也改变了?再加上传媒通信方面突飞猛进翻天覆地的“进步”,1980年代之后的人,也仿佛无论老幼或教育程度高低,对于“廉耻”二字都已没有老一辈人的“敏感”?!以当今的华文水平,有些人可能都不认得这两个字?!
       廉耻或许可以到一边凉快去了?现在有些人最怕的也许是“没面子”,怕“没面子”主要是“爱面子”的缘故,其中有种种不同的情况,基本以毫无意义甚至匪夷所思的居多,有时就连穿着打扮的审美观也如此?!但就是和“廉耻”无关(虽然“廉耻”也多少关乎面子问题)。
       有些人为了“面子”,很多时候打肿脸皮充胖子,甚至不分黑白罔顾道义无视做人原则,为的往往就是要“争一口气”?!也不是没有受过教育的人,最终却弄得嘴脸像市井流氓一般,就像广东人所说的“下流贱格”!(看看近日FB!)
       为何这些人就是不明白,这样不顾自我人格形象兼丑态百出的死缠烂打,就算让你赢了又会得到别人的尊重吗,就会“有面子”了吗?诚然,一个巴掌拍不响,使得这些人乐此不疲的是一批更可恨的东西 - 那些在旁边嬉皮笑脸喝彩助威,也是受过教育的人渣?!
       从前的人如阮玲玉极为懂得何谓自重,因此,可以因为“人言可畏”而自杀!早年有些日本人为了让人家知道他们的“廉耻”观念,还不惜公然来个令人惨不忍睹的“破腹掏心”表演。
       有些事虽然见仁见智,只是为何现在的人教育程度普遍比较高,廉耻羞耻感却往往相对比较低?!以前的社会或许比较保守,但社会舆论力量比较大,人心相对也比较单纯淳朴,就说是思想简单也好,价值观或因此也显得比较黑白分明,虽然有时就像有些粤语残片一样忠奸立辨天真幼稚,但其中所表达的“廉耻”观念还是毫不含糊的。现在都说时代进步,但许多人性价值观似乎就和一些今天生活里的衣装打扮审美观一样 - 以前认为见不得人的(只有黑社会分子或流氓会做的事),如今却百无禁忌的大行其道,还唯恐有人不知,并且不分男女平分秋色!或许以此类推,举凡以前许多被认为是大逆不道的事,今天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了?社会于是没有了黑白,只剩下一片灰蒙蒙!可悲乎?!
28.10.2017





2017年11月24日星期五

欺老?!

       无可否认的,新加坡政府对老人福利方面是有做了一些工作,这些受益的老人主要是70岁左右或以上的退休人士,也就是所谓的建国一代。当然,所谓的福利并不包括大选期间“有目的”的(?)给一些老人提供巴士服务以及食物饮料。
       此外,却有越来越多“欲退不能”半老不老或老而未朽的人士还在生活线上挣扎求存?!
       究竟怎样才算老?有时也见仁见智?是心态智能还是体能?在此地,由于普遍(盲目?)倾向重视年轻以及文凭(注),无视经验阅历的心态,职场岁月于是仿佛变得“日短夜长”,人过三十就好像已经开始要步入临近黄昏的午后,如果不幸40岁左右被裁而失去工作,往往就很难找到和之前薪酬相当的工作,有些人还可能长时间甚至永远也找不到一份追得上生活水平以及薪金稳定的工作?!再加上如今百物飞涨,有家庭孩子的,前景更是堪虑啊!
       无论官方或私企,对聘用一事固然有其“现实”或“务实”的考量,只是这些建立在种种僵硬(甚至愚蠢?)条文条例下的考量是否都符合“实际”二字?
       最近碰到一位到了退休年龄,在大学里教了30多年的朋友,他说大学还会“续聘”,但薪水则会降到原本薪金的5分之1左右!对这位朋友而言就像鸡肋,但似乎也没有什么选择?!
       或许,这不完全是个算数问题,问题是:这个教学经验丰富且精通双语的朋友难道就比新来的,比他年轻一半(?)的“后辈”工作能力差了5分之4了吗?环视四周,以上例子仿佛只是许许多多不同行业里的冰山一角?!不幸,在有关艺术的方面也往往如此,有时便形成一种后辈学生领导前辈老师的现象!这在一些文化传承比较深厚的(尤其是东方)国家来说是不可思议的?
       就不要说什么敬老尊贤了,只是:这样是不是有点浪费人力资源?(就像每年每月每天无数被逼“英年早逝”的豪华车辆?!)另一方面,这些“无意间”(?)淘汰了他们前辈的年轻人目睹这些之余,内心深处对自己的将来是否也会有种说不出的恐惧感和寒意?长此以往,他们以及他们的下一代对这个地方还会有归宿感吗?!
       这种事如果人人平等那还没话可说,令人不解的是,有些人究竟何德何能?竟能“老”居高位,并且居高不下?!这对新加坡一向以来所崇尚的务实价值观或所谓的“任人唯贤”是否是一种严重的讽刺?!难道:有些老人可欺?有些老人不可欺?真的有如传言所说:就因为他们是某些人的brother?!

注:就好像昔日台湾政治圈里所谓的“崔台菁”(当年台湾的红歌星)- 崔(吹牛)台(懂得抬举,也就是福建人所谓的poh?)菁(年青也)?!

23.10.2017

2017年11月17日星期五

也是一种修身养性?

       首先,必须感谢老友承志的代劳 - 为我在网上标得一把1960 -70年代美国制造的Gemeinhardt专业型纯银古董长笛,这是一把手工制造的法国式长笛,据说是当年Gemeinhardt的旗舰制作之一,制作水平直追当年的美国顶级名牌Powell以及Haynes!可惜 Gemeinhardt近年来就和Haynes一样仿佛已风光不再(1960 -70年代的Haynes老长笛如今还是很有市场,价钱也不低),也许因此,我才得以以一个相对非常低的价钱标得这把品相性能俱佳的长笛。
 
我的新玩具-1960 -70年代美国制造的Gemeinhardt专业型纯银古董长笛


手工制造的Gemeinhardt专业型纯银古董长笛



原装的Gemeinhardt长笛盒子


原装的Gemeinhardt长笛盒子外套

      其实我已经有好几把长笛了,还买?!也许是贪心吧?但乐器就和音响器材一样,当你换了“硬件”(音响器材或乐器),你的“软件”(在之前的音响器材上所听过的CDLP或在之前的乐器上所练习过的曲目)仿佛也同时更新了,会有种截然不同的感受,新的趣味也因此而产生。
       近一年以来,突然心血来潮,重新拿起已尘封荒废了30多年的长笛,重拾昔日曾辛勤练习的残余成果。重新上路,发现自己的演奏水平已和一般初学业余者好像没什么分别,一开始很有点挫折感,只是毕竟当年也下过点工夫(虽然也是半路出家,但多少还算是科班出身吧?),虽然此间过程不免有点跌跌撞撞起起伏伏,但坚持努力之下,除了体能今非昔比以外,以往许多如高山一样不可企及,看不到顶峰的难曲,如今仿佛也渐渐有峰顶在望的感觉?
       上面所说似乎和修身养性没有什么关联?实际上,从个人的经验感觉,在练习长笛(或做任何自己喜欢的事)时,如果能做到身心投入精神专注,就会和潜心修炼一样,最低限度,可以忘却一些生活中的烦恼,而当你得到一些意料之外的进步成果时,心情会更愉快。
       另外,就和声乐一样,练习吹管乐器必须非常注意运气方法,如果运气得法,除了能帮助解决一些演奏技术上的问题,在享受自己所“制造”的音乐的同时,经常“如此这般”的做正确呼吸运动,肯定有益身心健康。
       不计得失而对事物坚持的精神同时加上对身体有益的活动,不知道这是否也是一种修身养性?
       下来,或许应该要探讨探讨如何遏制“贪念”?哈哈!
18.10.2017





2017年11月16日星期四

教养!

       据个人所见,今天本地的小孩以至年轻人,说得上有教养(家教)的实在不多。其实,所谓教养也不过只是一些待人接物应有的礼貌,尤其在对待长辈长者方面,另外,凡事还要有点应有的责任感?
       现实是:今天的生活节奏极度紧凑忙碌,一般家庭父母都难得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来关注儿女的教养问题,再加上长期以来家长,学校以及教育部之间一些“恶性循环”的态度(你知道的!),今天的学校老师别说已忙得不可开交,就算有空,既不可能也不会在这方面“多事”,以免“惹祸上身”!
       说了这些,主要还是有感而发!这几年在半退休的状态下,还断断续续的教了一些学生,这些学生多来自名校,素质一般都不差,但就和今天普遍所见的一样,多数都不太懂得礼貌(以及到人家家里所应该注意的事),有时也显得有点自私,仿佛越是“名校”越是如此?! - 只想到自己的方便而很少考虑到别人甚至是父母对他们各方面的付出。
       想深一层,也许这也能理解,相比以往,现在的学校生活实在不是人过的,除了功课以及各种课内课外活动的压力,很多时候连假期都不能好好的过,一有空下来,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哪还管到别人?!再加上同学之间学业成绩方面有形无形的竞争甚至“勾心斗角”?!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一种“自我为上”的心态?!
       这种种,若要靠“正常”学校“教育”来改善?看来希望不大?!何况如今的学校还时有“上梁不正”的问题?!我自己也有孩子,根据个人经验,我发现孩子到了一个时候,就不会听家长的话或有些叛逆,无论你这个家长在外有多声名显赫地位崇高,说话多有道理,他们往往就是听不进去,而宁愿听外人或朋友的话。
       上学补习来回接送等等 ............ 我也是过来人,将心比心,对一些学生家长便特别“同情”。“方便”的是,在学生眼里我属于“外人”一类,,于是,有时学生的行为态度不对,看不过眼就会“自发”的去“开导”这些学生,希望他们在“百忙之中”也能体谅父母的辛劳付出和苦心。
       我想,教语文教数学是教育的一部分,教音乐也是,就不要强调什么似是而非的创意或其他什么华而不实的大道理,如果为人师表们在本分教学之余,能及时的灌输孩子们一些感恩的意识以及一些基本做人的道理,就当成是日行一善,那也是善莫大焉?!

16.10.2017

2017年11月12日星期日

志同道不合?!

       无论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或成了通家之好莫逆之交,人与人的相知相识,最初很多时候都是缘自一种共同的兴趣或想法。
       来到交友以至论及人品,除非是所谓的圣人(可惜至今尚无缘识荆),一般凡夫俗子没有完美无暇的,因此,有自知之明的人,将心比心,对朋友甚至配偶都应该抱着开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自省忍让虽然谈何容易,但还不失为正道。
       当然,能开一只眼闭一只眼,表示你还珍惜这个感情和关系,不然,连看都不会看一眼,更不会生气,因为生气有时也是一种在乎的表现,多少有点感情成分?有时还不免伤身?
       不知为何,近来对网上的一些人事却有点懊恼,都是些素未谋面的人,只因为某种接近的想法或共有的兴趣而在网上偶然交会,本来应该是件趣味相投的美事,但渐渐接触了解深了,有时便会有种啼笑皆非甚至悲哀和失望?!这些和自己有着共同志趣的人怎么人品修养竟然如此?!这其中包括了对他人知识产权毫无歉疚并且明目张胆的“盗窃”“分赃”行为(就像强盗把抢劫来的赃物,分了一些给别人之后还恬不知耻洋洋自得的接受别人的道谢,自以为是替天行道?但如果是他自己出力花钱所得来的“资产财物,他会如此慷慨大方吗?)
       另外,有些个人或群体在某种利害关系面前,或扮演好人(乡愿),或就是(在处理某些人事时)有意识的不分是非黑白对错?!如此这般没有原则,还口口声声讲什么“正义感”?!令人尤其感到无奈以及绝望的,这种行为往往还受到很大的一种群体追随和认同,人世间的道德情操真已堕落至此或愚昧至此?!
       由于常常有这样的困惑,有个FB朋友就说我头脑太简单了,我想也是,不止简单还很天真?!但无论如何,个人还是倾向于认同简单而正确的价值和原则,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譬如偷窃抢劫背信弃义或见利忘义)。如果所谓的“好人好事”背后都有阴暗龌龊或损人利己的成分(把某些人的幸福建立在某些人的痛苦之上?),那最好的决定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如此最低限度不会最终身不由己。
       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No!这是没有原则的人所讲的话!
12.11.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