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2日星期四

悲惨的脚车!

       今天出外买午餐,经过家旁边的一条大水沟,不经意一看,赫然看到有辆崭新的共享脚车,就像尸体一样静静的躺在流动的浅水里!我有种想爬下沟去“搭救”的冲动,无奈此事对于已不再年轻的我,难度太大,踌躇了一阵子,也只好放弃!
       最近恶意破坏共享脚车的事件仿佛是层出不穷?有高楼抛下或沉入大海等等等等 ….......... 与此相比,随意停把脚车停放在马路中央似乎已经不算什么了?!
       这种事以前只是听闻,并没有什么“震撼”,今天亲眼看到这“血淋淋”的一幕,对于这些损人不利己的(就像野兽般的?)恶劣行为,心里不由感觉愤怒!也马上就联想到我们的教育,虽然早已是老生常谈见怪不怪,但如果有关当局无法改进起码的公德心观念这一环,从前官方为我们所许下的远景 – 优雅社会以及瑞士愿景不只是空话,还是一种谎言?!也显示了许多官僚只懂得急功近利以及无能的一面 ?!
       就像尸体一样静静的躺在脏水里的脚车,其惨状莫非也映照着我们的教育价值取向?! 而如此一辆好好的脚车,仿佛就像个好人在一个没有良知的社会里遭受无妄之灾一般的无辜无助?!
       都说反恐,对“遇难”的脚车来说,这又算不算是一种“恐怖份子”的行为?
23.6.2017




2017年6月18日星期日

被扭曲的价值观?!

       在我国“第一家庭”成员因为建国总理故居去留问题争执的沸沸扬扬场景下,突然想起这首中国古代诗人黄庭坚的《清明》诗,看来,千载以下,诗人所发出的这一声浩叹,对于愚贤优劣,恒古人不变的人性而言,感受还是与今人相似的?!

佳节清明桃李笑,野田荒冢只生愁。
雷惊天地龙蛇蛰,雨足郊原草木柔。
人乞祭余骄妾妇,士甘焚死不公侯!
贤愚千载知谁是?满目蓬篙共一丘!

       诗人以清明时节雨纷纷中的野田荒冢为背景色调,娓娓道出了人间的正气和愚昧。其中“人乞祭余骄妾妇,士甘焚死不公侯!”的强烈对照最为形象化。试想:一个人也不是穷到三餐不继,还有房子妻妾,竟然会不时厚着脸皮在墓地里向陌生人乞讨别人祭拜祖先的食物!更令人难以想象的,回家之后还向妻子和小老婆得意洋洋的炫耀食物的精致美味?!这些妻妾如果还有一点人格品格,委身与如此不堪的人,又会怎么想?将心一横将计就计成为“同道中人”(如英文所说:if you can't beat themjoin them?!)?或许如此余生还能有点“幸福”?反之,可能一辈子都会很不快乐吧?!
       这令人不禁联想起此地一些只知道贪小便宜而无视是非正义的恶俗嘴脸!悲哀的往往是,政客们就是利用这些人的愚蠢无知来成就他们的“事业”。其实很多时候,只要有利可图,人还是倾向“现实”的(在此地叫做“务实”?),久而久之这也成为了一种约定俗成“无可厚非”的风气,于是人人渐渐变得唯利是图,罔顾道义,而最终竟也皆大欢喜?!只是:一个国家的价值观若沦落至此,执政者为了其政治利益也“乐观其成”,有必要时还不惜公然以“威胁”“恐吓”的方式来“鼓励”(?!),人民也甘之若饴,这个国家还有希望和前景吗?有时真的很怀疑,这是否是一种有意识和有意图的“国民教育”?!
       唉!从前的人说:贤愚千载知谁是?满目蓬篙共一丘!此时此景仿佛却是:贤愚奸诈满目是?!虎狼狈貉共一丘?!
       回想6-70年代人心相对的淳朴日子,看看今天的国风民情以及“宫闱恩怨”,又蓦然想起杜甫的低沉句子:冥冥重泉哭不闻,潇潇暮雨人归去!
18.6.2017




2017年6月17日星期六

家国不幸?!

       这几天我国“第一家庭”成员因为建国总理故居去留的问题相持不下,闹得沸沸扬扬,如今不止街头巷尾都在议论纷纷,连国际上都仿佛把这事当成茶余饭后的笑谈?
       因为,这整件事除了家庭不和的成分,也多少令人对一个国家领导人的智慧能力以及事件背后种种不为人知的原因产生猜疑!
       所谓齐家治国平天下,为何作为一个国家领导人连最起码的“齐家”都出了问题?诚然: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人人都会有许多不足为外人道的家事,一个不知头尾的旁人也无权无谓过问,但作为一个万众瞩目举足轻重的人物,为何竟能让“家丑”演变为“国丑”?!
       如今争论的重点是建国总理遗嘱的“可信度”,这更令人困惑了,首先,从建国总理李光耀先生离世到此次发生争端之前,全国上上下下都未曾有人公开质疑过有关遗嘱的“可信度”?如今却突然生出如此多的枝枝节节,一时叫国人无可适从之余又情何以堪?!
       关键是,之前我们所看到和读到的建国总理讲话视频以及著作里,都很清楚反映了建国总理对于拆除故居的坚决意愿,为何在其过世两年之后竟然会有人对此提出质疑?这是在说明我们一向英明睿智精通法律的建国总理李光耀先生不清楚他自己所签订的遗嘱吗?!
       也许,许多老老实实或浑浑噩噩或见利忘义的新加坡人,只要当下还过得去,往往只顾自家门前雪,对许多国事都不会去关心和追究,但由高薪“聘来”的“贤人”们来为他们做主决定,就像一群驯良而无知的绵羊一般?!因此,外国人常笑新加坡人笨,是不无道理的?只是现在被外国人觉得笨的,似乎还不只是人民而已?!如此下去也不知该如何收场?但新加坡的前景又怎不令人担忧?!
       对一些人来说,许多事,成也媒体?!败也媒体?!无论如何,现在看来,如今除了有关的当事人,最是水深火热以及忧喜参半的可能还是那些官媒吧?报纸销路或许会因而有点起色,但如何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在“人”(良心)与“鬼”(不义之财?)之间取得一个平衡,以免沦至“两面不是人”还是有点伤脑筋的?!
16.6.2017


2017年6月13日星期二

还有是非观念吗?!

       日前看到了有关“粉红点”71日芳林公园集会的报导,之后又看到在国泰电影娱乐城有关的大幅海报图片。
      “粉红点”如今在本地仿佛就是同性恋者的代号。与今相比,从前的“同志”们居多是闪闪缩缩,不可告人似的,哪像今天这样高姿态据理力争顾盼自豪?!
       从古到今,在一些出色的艺术家和文学家当中都不乏同性恋者,其中又以西方居多,在下孤陋寡闻,在华族当中只知道有小说家白先勇?
       个人以往对同性恋是倾向同情的,因为从生活和一些电影中了解到,他们的性取向意识多是与生俱来无可抗拒的。也往往因而成为了处处被人歧视的无辜少数弱势一群,在前些世纪在一些国度还被视为是一种不可宽恕的邪恶罪人。
       只是同情并不等于认同,尤其是对于那些后天形成者(据说不是所有同性恋者都是天生的?有些是选择性成为“同志”的?),据了解,从一个现实的角度来看,同性恋本质上似乎违反了人类延绵延续的天然规律,从华人传统观念的角度,这还是一种大不孝,从全人类的角度,如果越来越多人有这种心理趋向,那人类会否有绝灭的一天?
       我们不必仇视敌视或轻视歧视同性恋者,毕竟那也是“人权”的一种?只是为了“人类的明天”?我们也不必有意无意的去鼓励?在近日一些有关事件里,某些商家,媒体甚至官方都为了各自的“苦衷”或利益而对一些有关现象三缄其口或顾左右而言其他,那我们还有是非观念吗?
       至于“同志”们,既然命运如此或有志于此?就不妨向艺术家的我行我素态度看齐?别人如何看待你,你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就有如别人也无法改变你们?高姿态聚会或示威除了增加某种社会危机感又能如何?真能根本改变什么?同性恋也许是一种没有选择或许乐在其中的生活方式,但在自我(权利)保护的同时,是否也要客观考虑对其他人(包括对至亲好友)所可能造成的影响和困扰?
       今天世人的生活方式以至价值观可说是五花八门莫衷一是,其中有些是旁人可以理解的,有些是旁人无法理解的,就有如那爱动物野兽更胜于爱人类父母兄弟姐妹的一撮,我们当如何去理解?又有必要去理解吗?又,当一个弱势者姿态转为强势时,也许也不再需要同情了?(同情也可能被误解为是种怜悯?!)最终,或许只能说:无法改变的双方,无奈都必须生活在一个(地球)屋檐下,能包容最好,不然,就相互敏感些吧?!
13.6.2017


2017年6月8日星期四

从体罚谈起

       常常听到或读到有关家长或甚至学校对孩子学生体罚的争议。今天在报上又看到一则 - “体罚孩子非上策”。
       一般来到这个课题,绝大多数的人都会“从善如流”的从一个他们以为是“人道”或“文明”的角度去看而断然反对体罚。
       小时候遭受体罚,对一个人的影响,真的就是一面倒,完全一无是处乏善可陈?也许见仁见智或因人因事而异吧?我们这一辈人许多都是从“体罚年代”中过来的,我们那一代人的心灵素质一定就比今天的年轻一辈差吗?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体罚可能也是一种教育手段工具,就看执行者的态度和智慧?是的,我们都反对没有理性以及残暴的体罚,但若合时合情合理以及适度的体罚能让小孩子更深刻的记取教训,那又有何不好?早一点让他们知道做错事要面对痛苦不是比将来犯法被严刑鞭打更好?在有必要时,不愿或不敢体罚孩子,真是一种对他们爱护的表现吗?还是只是一种愚昧无知以及没有责任感的“仁慈”?!
       记得小时候中小学校风普遍良好,学生一般除了相对更有纪律,对师长长辈们也都更有礼貌。和现在学校里讲究文明人道的“生态环境”相比,个人更相信当年的学校里体罚的必要性和“建设性”!那时被体罚的孩子,一般都不会对老师记恨,更不会也不敢回家哭诉以至家长到学校去兴师问罪的。(就不要说今天的教育如何先进了)那时的家长和小孩明显都比今天的家长小孩更懂事明理?!所谓教育不是先从学习如何做人开始的吗?
       以下的事和体罚或许没有直接关联但也和“罚”有关。近日在网上又看到有家长因孩子手机被学方扣留大为不满而到学校发难,除了态度恶劣,完全不把校长老师放在眼里,还恫言要告校方(如此下去,以后难保不会发生买凶杀人的事?!)!不禁想,如果不是有关当局长期以来对某些学生以及家长的纵容忍让又怎会有今天的“惨景”和闹剧?!又想:相比以往的为人师表备受学生尊敬和家长信赖,今天的老师真可怜(和以前相比之下除了工作繁重,学生越来越难以管教,没有多少假期,杂务一大把,往往做完了一天的工作,晚上还要应对没完没了的家长电话信件询问甚至投诉和可能随之而来校长的问责压力?!),有些老师心灰意冷兼麻木之余,就养成了做一天的和尚敲一天的种的心态?!还有些老师校长更是渐渐“行为变坏”,已经完全失去了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的基本守则,这种种,谁又是“始作俑者”以及“罪魁祸首”?!
       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先生曾在多年前竞选期间就治理国家问题说过一句非常深刻的话:“This is not a game of card …....... !”(这并非儿戏?),一个国家的教育取向何尝不是如此?若教育价值取向继续“顽冥不灵”,新加坡将何去何从?!
8.6.2017




2017年6月5日星期一

为了扑灭对艺术的热情?!

       日前在一个亲戚的葬礼上遇见了一个多年不见的后辈。这个后辈很小就显示出在视觉艺术上的天分。后来也顺理成章的考进了SOTA(艺术学校)。
       近日常听到一些来自不同渠道关于SOTA负面传闻。如:由于校方管理不当而使到许多老师集体离职?学生对此也颇有怨言。也有新闻报导说SOTA的毕业生毕业后有意继续往艺术方面发展者只约有20%
       由于好奇,就问这个后辈对这些事的看法。她表示情况是有点令人无所适从,她还有一年便毕业了,问及对毕业后的升学动向,她很肯定说如果考上了大学,她将不会选读和艺术有直接关系的科目!
       这令我很感意外,因为:从谈吐中可以感觉她对艺术思维的成熟,仿佛已经有一种艺术家的气质,而当年选读SOTA也是一腔热情充满理想,为何几年后,还是年纪轻轻的,却给人一种意志消沉的感觉!
       SOTA也算是在名校之列了,校舍堂皇设备先进,学费自然(?)也比一般普通学校都要贵出很多。建校原意应是要鼓励以及发扬艺术,也是发展“优雅社会”的方式之一?兴建一所艺术学校,原无可厚非,在这方面,政府也肯定投入了无数金钱,只是如今从一个“务实”的现实角度来看,真值得吗?
       导致今天出现的情况,个人怀疑是有关方面对艺术苗子培训思维方面出了问题?SOTA虽然说是一所侧重艺术的学校,但在其他课业方面的要求压力和一般名校几乎没有什么分别,这样的安排不是让这些“准未来艺术家”百上加斤奔于疲命?!这是一种“内行教育”应该出现的情况吗?SOTA应该不是为了扑灭年轻人对艺术的热情而设的吧?
       也许不能相提并论,但记得曾经有个城府很深兼聪明绝顶的熟人,为了扑灭女儿对舞蹈的热情,特意把她带到中国北京,让她见识了作为一个专业舞蹈员的种种“惨状”,此举果然见效!
       新加坡的许多建设观念都以“务实”为基础,这原非坏事,只是来到艺术,有些“原则”并不能硬套。因为艺术文学往往都是些“无用之用”的东西(有时还难免对“政治”有害?),假如处处以“务实”为前提,那就干脆不要吃力不讨好的尝试去“搞”艺术,如果真有诚意,就应该确保在这个环节里不能有外行主导内行的情况(当然,这样讲不外天真,有关方面何曾为判断失误或无知无能而认错?)。
       绝非本地缺乏人才,或许是个人悲观吧,只是在有关圈子活动多年,总感觉以一路以来的教育以及社会价值取向,绝少有能力以及真正有理想抱负的本土艺术家,能在此地环境氛围当中奋斗而取得所谓“世界级”成就的。
       如果无知的“务实”观念无法改变,就无谓为了某种虚假的门面而浪费纳税人的钱,反正都这么多年了,没有艺术也不会死人,有了“艺术”社会也不见得就比以往优雅?!就老老实实的把钱用在各种社会福利上(或者可能的话,少纳点税?!),也好过把它轻轻的丢入一种无知的“艺术洪流”里?!
5.6.2017


2017年5月31日星期三

新加坡会有前途吗?!

       这题目看来或许有点沉重,但这也是最近一些日子以来的心情。
       虽然,由于近日“南海争执”以及“一带一路”等等事件,新加坡未来的经济前景很令人关注?但近年来个人或一些熟人所遇到的种种有关年轻人以至家长心态行为问题更令人担忧!毕竟“南海”比起“现实”相对遥远?!
       从今天的许多现状来看,年轻人以至家长负面行为例子,比起半个世纪前或从建国以来,都给人一种江河日下的感觉,种种有关例子太多了(仿佛已经毫无新闻价值!),想起就伤心,就不必一一举例说明了!只是对国家前途长远而言,这些可能比经济不景更“致命”?!
       别的不说,就从一般待人接物讲起,华人优秀传统里的“尊师重道”在大部分土身土长的年轻人身上已经看不到了,个人能看到的大部分却体现在许多中国移民身上,或许,有人会说他们“假”,但毕竟最低限度,他们都起码做到了对一个长辈或前辈的礼貌和尊重,也间接反映了一种优秀文化价值?就说以一般人的反应而言,如果都是有求而来,一“新”一“中”,你会考虑帮忙谁?求人或求职给人的第一印象都不好,还有希望吗?!这是否从一个侧面证明了李敖说新加坡人“苯”是对的?!
       也不必讲的太玄妙深奥,其实,有许多事就是个习惯问题而已,多做常做自然就会成为一种习惯和本能,更不必刻意去搞什么“创意”,“尊师重道”也一样!(“创意”是新加坡近年来最时髦的词语之一,一旦思维干枯,祭出这个口号,往往无往不利,官僚们也最听得进去?而媒体也乐于报导这些早已不是新闻的“新闻”)
       问题是:“尊师重道”这种事应该由哪方面诚心诚意的(这点至为关键)去鼓吹推动?从一个“务实”的角度来看,不懂“尊师重道”是否可能逐渐导致年轻人“无法无天”“是非不分”“自高自大”以至最终“自私自利”“唯利是图”“忘恩负义”?而“自私自利”“唯利是图”“忘恩负义”又是些怎样的概念?可能发展至损人利己甚至卖国求荣?!基本来说就是一种“忘本”,也就是忘记了人性中优美的根本!
       常听人说:人在做,天在看!也有些情况是:官在做,人在看!有时看了不但有样学样,还青出于蓝!于是:怎样的国家就会有怎样的人民!反过来也一样?!就有如“鸡”和“蛋”的先后问题?!
       看看今天许多让人“欲说还休”的丧气现状,是否证明了李敖说新加坡人“苯”是有智慧以及善意的?!
1.6.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