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16日星期一


胸中歌千首,都为家乡山水留 …...........

二泉映月


       二泉映月,这首由民间艺人阿炳(华彦钧)创作的乐曲据说曾令世界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感动落泪,也伴我走过了岁月。
       最初是1970年代听过张韶的二胡独奏以及何占豪的小提琴独奏黑胶唱片,印象最深刻还是随国家剧场艺术团“鼓乐歌声到民间”系列演出到当年的南洋大学演出时,华乐团指挥郑思森在以色列指挥利克里斯指挥国家剧场交响乐团伴奏下以高胡独奏的那一次。
       1970年代中期在人民协会华乐团第二张唱片(霓裳羽衣曲EMI)里,时任乐团指挥的吴大江也独奏了《二泉映月》,此外,1970年代末还听过了中央广播民族乐团王国潼的独奏版本(后来在昆士兰音乐学院还听到了原班人马的现场演出!),几乎同一时期也听到了中国北京中央乐团由吴祖强编曲,小泽征尔指挥的西洋弦乐合奏版本。
       之后陆陆续续听了许多名家的演奏版本,1990年代我自己也编过一个由低音二胡演奏的版本(由来自中国西安的二胡演奏家王方亮演奏) …..... 不知为何,在芸芸众多的《二泉映月》版本当中,个人最心仪的却不是由胡琴演奏的版本,而是不久前由本地诗人林子女士推荐的这个人声演唱版本,也许?人声还是最能贴近人心的“乐器”,西洋器乐演奏里最高的境界莫非就是能做到“如歌”?或许?这首由程建填词,石丽娟演唱的版本因为加上吴冠中的多幅江南水乡画作为背景而显得更为煽情?不禁寻思,小泽征尔如果听得懂其中委婉凄清的词意,又该是如何一个感动法?捶胸痛哭?哈哈哈哈!
16.9.2019


聆听由程建填词,石丽娟演唱的《二泉映月》请点击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Y_qOFF9_54


2019年9月13日星期五


澳洲家书之 83

大家好!


       今天一早从房东手里接过一包家里寄来的包裹。刚打开包纸,隔着一层塑料纸仿佛依稀看到是一盒虫草鸡精,打开了所有包装之后,鸡精竟变成一套“天龙八部”!这精神粮食比鸡精珍贵多了。必须说这次的包装工作做得非常好,这5本一套的“天龙八部”到手时就像崭新的一般,没有一点皱纹。看日期,你们是在4月中以后寄出的,我能在6月中收到算相当快了,一般要大约3个月。
       前两天此地非常冷,尤其是刮风的时候。寒意是和风一起来的,风越大就越冷。因此,在路上走不巧遇到有风,有时便会边走边跳似的,不是给风吹得“飞起”,而是发抖得太厉害!
       今天是我的作品发表会,一切都还顺利,反应也不错,还有现场录音,下一次的发表会将会在8月份。
       上个星期五和星期六晚,学院的华乐队在唐人街的一间中国酒楼作了一场筹款演出。有关方面事先和酒楼负责人谈好,每位客人收费一元,而酒楼方面也负责我们的晚餐茶水(相当丰富!),如果酒楼生意好,我们的收入也多。结果两晚的气氛都不错,食客们都很安静的听音乐,演奏完了还很有礼貌的鼓掌。也许对他们来说,一边吃中国菜,一边听现场演奏的中国音乐,这种经验在澳洲不常有吧?
       这几晚回来晚了,一方面也疲倦,懒得做饭,因此都是在外面吃或打包回来,花多一些钱但也节省了不少时间,另外来说,虽然自己煮的饭菜很简单,但也要花点功夫。
       这几个星期都不断收到你们寄来的各种“物资”,很开心!
       爸妈身体都好吧,妈妈不必再去医院检查复诊了吧?
       这里的生活一般变化不大,只是忙和不忙的分别而已,有时太空闲反而不习惯。
       阿康的钢琴练得还勤吗,进展如何?年底回来时可以听他弹很多曲子了吧?阿JuneYamaha音乐班还有兴趣吗,还是“受够了”?
       爸妈哥嫂家中各人都好吧,但愿如此。
       最后祝

       万事如意!

耀田写于16/6/1982

照片图片:昆士兰音乐学院华乐队发起人Dr Dale Craig 以及部分团员。


图片:金庸小说《天龙八部》。




2019年9月10日星期二


垃圾回流!


       如一首旧歌所云:有些人“门前一树碧桃花”,我家则“屋旁有条大水沟”。这条水沟直通大海,涨潮时有时会惊喜的看到一些小海鱼顺流而上到“内地”觅食,最近几天却是有惊无喜,因为跟则潮水而来的竟是许多来历不明的垃圾,其中除了各种塑胶瓶罐废料,树叶树干,居然还有一条大水管 .............
11.9.2019










澳洲家书之 82

大家好!


       星期一(7/6)收到了你们寄来的报纸,红烟纸,食谱还有阿June的杰作2幅,真开心!
       从报纸上看到有关地铁以及商店“改革”等等的新闻,感觉新加坡一直都在改变,以前在新加坡的时候好像都没有这么多的变动,反而人在他乡常常听到种种变迁 .............
       红烟纸是用来吸收长笛键垫上的水分的,这回寄来的分量足够用到年底,不必再寄来了。
       最近因为书店大减价,买了很多书,而且都是全新精装版厚皮封页的,基本都是半价,之后有些还有折扣,非常值得,只可惜钱包不争气,不能把喜欢的书一网打尽。以前没有注意到有这么好的lobang,大概错过了不少机会吧?!
这几天气温稳定,偶尔会下点小雨,也没什么不便。
       最近几乎每天都会吃葡萄,香蕉,橙和苹果。这里的葡萄又甜又大,在新加坡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的。香蕉则和新加坡相差不远,一般都是大型的那种,价钱略贵(每条约新币4毛半钱)。橙和苹果这两样最便宜,而且和葡萄一样,通常都是又大又甜,今年很少吃黄梨,可能去年吃得太多,腻了。
       近来也常买番茄,这里的番茄实在太漂亮了,又大又红又结实又新鲜,昆士兰的阳光仿佛都藏在里头,看了就令人心情开朗,价钱更是不可思议的便宜,不多吃点真有点对不起自己。
       家里还给人包伙食吗?最近没涨价吧?
       两个堂姐都好吧!清代问候。阿礼现在还住在我们家吗?
       近来家里的“制衣业”业务如何?订单多吗?好像有一阵子没听你们提起了。
这几天相当忙,都在整理以及抄写乐谱。爸妈哥嫂以及Danny都好吧!希望如是。今天收到二姐(群申)的信,不另作复。
       中国和印尼的羽球大赛(汤姆斯杯)的现况录影你们一定看了吧?可惜我错过了,一定十分精彩吧?
       一轮语无伦次之后,也想不起有些什么可写的,就此停笔。
       这里一切如旧,事事顺利,勿挂念。
       
       祝:

       健康快乐!

耀田草于10/6/1982

PS: 希望这次的字体不会太潦草。

网上图片:番茄,香蕉,橙子。




照片:精装厚皮书。






2019年9月8日星期日


包青天


       前些日子偶尔在网上看到昔日台湾电视连续剧《包青天》,不禁有感:今天的许多中港台电影要不是歪曲史实不符原作精神,便是雷声大雨点小虎头蛇尾缺乏诚意,空有种种前所未有的好条件以及最现代的科技衬托,到头来所拍出来的“娱乐”电影除了往往并不“娱乐”,便是不合情理惨不忍睹!
       如今网上视频选择繁多,因此无论新旧,很多电影都能在网上看到。选择既多,一不耐烦便马上“转台”。但日前看《包青天》却没有这样的冲动,虽然有时剧情稍嫌啰嗦,但基本合情合理,一般也还能接受。
       且不论这些,能吸引我最关键的原因是文化上的共鸣,简单的来说,虽然只是一种野史传说?《包青天》把华人传统里的的许多伦理道德价值观和人性善恶都一一真实的反映出来,这种“标准”也许放诸四海皆准?
       最令人感觉痛快的是,剧中包公断案的明察秋毫以及干脆利落,包公仿佛代表了古代律法与道德所融为一体的价值观。或许?就和《聊斋志异》等等反映古代民间疾苦的“鬼故事”一样?“包青天”也许是古代封建腐败社会里人们的希望或梦想?看看今时今日许多劳民伤财费时失事有关法律法制的事,今天许多人何尝不也有所同感?!所谓法律或国家律法,其中更多是为了执法者的方便(同时增加某些人的收入?)?还是为了人民的福祉?究竟其中还剩下多少正义?!
9.9.2019

网上图片:包青天。




2019年9月7日星期六



澳洲家书之 81

大家好!


       这几天比前些天更冷,下去大概也差不多都是这个气温了。天冷人也比较精神,蚊虫也绝迹(避寒去了?),只是空气会比较干燥,必须常常搽些防干燥的护肤油以防皮肤干裂。
       现在每个星期照旧收听这里的义务性质中文电台广播,今年他们分两段时间广播,星期天早上是粤语,星期二晚上华语,每次广播是45分钟,内容主要是一些中文歌,新闻简报以及有奖猜谜游戏,也许他们的唱片有限,歌曲经常重复播一样的,有点单调,因此,我主要是听新闻。
       最近听到的新闻是中国羽毛球队击败印尼夺得汤姆斯杯,只是一个简单的报导,没有多少详情细节,我有兴趣知道多一点,你们若还有保留这新闻报导的报纸,来信时请把报纸也一起寄过来。
       阿康的钢琴进展如何?阿June还有在Yamaha上课吗?
       今年将会参与两个作品发表会,一个在8月,另一个则是下星期五(11/6)这次将会发表三首作品 - 一首弦乐四重奏变奏曲,一首中提琴和钢琴的回旋曲以及两首钢琴前奏曲(前两首是1980年写的旧作重新整理)。
       这里一切如旧,事事顺利,勿挂念。
       代问候爸妈哥嫂,并祝:

       健康幸福!

耀田草于3/6/1982

网上图片11982年汤姆斯杯羽球赛中国的栾劲打败印尼名将梁海量。


网上图片2:梁海量与他的蜡像。


网上图片31982年汤姆斯杯羽球赛新闻报道。

















2019年9月6日星期五


澳洲家书之 80

大家好!



       又一个星期过去了,天气比前几天更冷了,现在晚上整晚都要开着暖气机才能睡好,今天和昨天还比较好,不算太冷,只是偶尔有阵雨,今天早晨便如此,出门时呼气还有点“冒烟”似的。
       因为6月间将有个作品发表会,我会发表三首作品,因此这几天都忙着抄抄写写以及整理这些准备要演出的作品,同时也要张罗联络演奏者。


       星期二收到你们寄来的报纸,其中有本红烟纸,大约可以用上一两个月了。寄来的报纸我看了,比较喜欢其中有关新加坡的音乐活动以及有趣的时事的报导,还有就是体育方面的如乒乓和羽球等等。另外有一大版是关于咖啡业现代化的,对此我兴趣不大,但咖啡店大老板粉德一定会很有兴趣。
       近来新加坡生活以及气候如何?我这里一切基本如旧,不必挂念。
       最后祝:

       万事胜意!

耀田草于27/5/1982

网上图片:咖啡



图片:作品发表会节目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