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3日星期二

还有是非观念吗?!

       日前看到了有关“粉红点”71日芳林公园集会的报导,之后又看到在国泰电影娱乐城有关的大幅海报图片。
      “粉红点”如今在本地仿佛就是同性恋者的代号。与今相比,从前的“同志”们居多是闪闪缩缩,不可告人似的,哪像今天这样高姿态据理力争顾盼自豪?!
       从古到今,在一些出色的艺术家和文学家当中都不乏同性恋者,其中又以西方居多,在下孤陋寡闻,在华族当中只知道有小说家白先勇?
       个人以往对同性恋是倾向同情的,因为从生活和一些电影中了解到,他们的性取向意识多是与生俱来无可抗拒的。也往往因而成为了处处被人歧视的无辜少数弱势一群,在前些世纪在一些国度还被视为是一种不可宽恕的邪恶罪人。
       只是同情并不等于认同,尤其是对于那些后天形成者(据说不是所有同性恋者都是天生的?有些是选择性成为“同志”的?),据了解,从一个现实的角度来看,同性恋本质上似乎违反了人类延绵延续的天然规律,从华人传统观念的角度,这还是一种大不孝,从全人类的角度,如果越来越多人有这种心理趋向,那人类会否有绝灭的一天?
       我们不必仇视敌视或轻视歧视同性恋者,毕竟那也是“人权”的一种?只是为了“人类的明天”?我们也不必有意无意的去鼓励?在近日一些有关事件里,某些商家,媒体甚至官方都为了各自的“苦衷”或利益而对一些有关现象三缄其口或顾左右而言其他,那我们还有是非观念吗?
       至于“同志”们,既然命运如此或有志于此?就不妨向艺术家的我行我素态度看齐?别人如何看待你,你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就有如别人也无法改变你们?高姿态聚会或示威除了增加某种社会危机感又能如何?真能根本改变什么?同性恋也许是一种没有选择或许乐在其中的生活方式,但在自我(权利)保护的同时,是否也要客观考虑对其他人(包括对至亲好友)所可能造成的影响和困扰?
       今天世人的生活方式以至价值观可说是五花八门莫衷一是,其中有些是旁人可以理解的,有些是旁人无法理解的,就有如那爱动物野兽更胜于爱人类父母兄弟姐妹的一撮,我们当如何去理解?又有必要去理解吗?又,当一个弱势者姿态转为强势时,也许也不再需要同情了?(同情也可能被误解为是种怜悯?!)最终,或许只能说:无法改变的双方,无奈都必须生活在一个(地球)屋檐下,能包容最好,不然,就相互敏感些吧?!
13.6.2017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