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7日星期四

语言的命运
         日前朋友传来了网上的一段视频。这是中国北京卫视2015年电视节目《我是演说家》里的一个单元。朋友电邮的标题是:马来西亚胡渐彪!说出了马来西亚华人的心声!
         看了有关视频,不只惊叹胡渐彪的口才。也因其高超的语言表达能力而产生了一种久违了的热血沸腾感觉。不禁想:处于相同的传统语言文化困境之下,新加坡可能有这种土生土长的人才吗?同时,也联想到一个问题:华文华语在一水之隔的新加坡与马来西亚,情境看似不同,却又仿佛一样面临着“异途同归”(最终“同归于尽”?!)的悲惨命运?!
         从中国南来的第一代或早期的移民,主要散布在新,马,印尼,泰国等地,因为华人人口比例较高,因此:在传统语言文化上相对保留得比较好的是新马两地。两地华语最终命运或许相同,但“命途”不同之处是:马来西亚政府摆明不支持甚至反对华文教育(简称“华教”),有时还视之为是一种种族文化上的威胁。因此多年以来在马来西亚,所有的华教系统以及其生存前景都依赖当地华人民间的意志和力量,这种为延续母族文化传承不屈不饶的精神,就有如一部悲壮而可歌可泣的史诗。
         新加坡早年华文教育的兴起也主要依靠民间的自发意愿,1950年代高峰期还办了东南亚(可能是空前绝后)的第一所华文大学 - 南洋大学。之后几十年间由于教育政策的转变,除了南洋大学遭到被关闭的命运,原本以华文华语教学的所谓“华校”也跟着走入历史,一去不复返了!现在新加坡的学校除了各族母语一科以外,一概以英文英语教学。如今就华文母语而言,虽然水平要求不断降低,但民间普遍从学生到父母,一听到华文华语还是有如谈虎色变或甚至深痛恶绝!
         马来西亚华人和新加坡华人对华文教育的看法和感情如此不同,但都同样面对着一种华教的危机!我想:世事的阴差阳错或荒谬与讽刺,大约也莫过于此了(有人漏夜赶科场,有人视之为洪水猛兽!?)。突发奇想:如果新马两地的华人可以对调处境位置,那将会是一件多么完美的事?!除了能避免许多不必要的精神精力和时间资源浪费,也省却了许多有意无意的“数典忘祖”?!

7.7.2016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