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9日星期日

启功

         日前偶然在YOUTUBE上看到这部中国导演丁荫楠的作品 - 人物传记电影《启功》。仿佛已经好久都没有看到如此制作认真令人动情的中国电影。最难得的这还是一部和市场考量诉求背道而驰的电影。在今天形形色色无聊透顶,没头没脑的颠覆或毫无忌惮的窜改历史,只为图利的商业片泛滥成灾(?!)的电影市场洪流之中,除了是种“另类”和异数,也算是一股清泉吧!
         启功先生诞生于民国10年(1921年),2005年去世,为清朝宗室后裔,满族正蓝旗人,也算是书香门第之后。先生是新中国重要的中国古典文献学家,也精于书法,国画以及诗词,并积极参与故宫博物院,国家文物局等机构的文物鉴定。
         启功先生一生历经了时代变迁家道中落衰微以及日本入侵,文化大革命两大浩劫。饱受苦难后,最终得到国家和人民的景仰怀念,也可说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吧?!
         电影除了让我们感受到一股旧时代中国文人的风骨和儒雅,所描述落难时节不离不弃的夫妻之情也令人动容!今时今日,这种相濡以沫的结发情义恐怕就有如天方夜谭般的虚幻稀奇?!
         对(中国传统)艺术精神的精辟理解和自我期许,电影里有一段国画名家溥心畬和少年启功的对话:

溥:……… (中国文学艺术)经史为上,诗词在后,画在字下,而字又以小字为上,凡事必先悟而后得,由悟而生,往往工妙。就说画画,相比画技,画境才是最重要的 .
启:那画境何为最高?
溥:空灵。画即抒胸臆,见意境而轻技巧薄艺能。抒胸臆,在逸在适。见意境,在空在幽 …………

         这里的“轻技巧薄艺能”并非技巧不重要之意,而是说(外在的)技巧不是艺术的最终目的,不可本末倒置。
         启功先生毕竟还是个老师,在影片结束前,他以北京师范大学的校训勉励学生们:(大意)校训“学为人师,行为世范”的意思是让我们的学生所学足以为后辈之师,所行应为世人之范 …………… 而师表的标准(资格)绝不是职称级别所能衡量和代表的。“行”指的是我们的思想行为对人对己方方面面时时刻刻都要光明正大 …………….
         启功先生虽然不是那种叱咤风云式的伟人,但令我们倍感亲切的是:他和你我一样都是有人性以及有血有肉的人。
         虽然只是部电影,我希望也愿意相信其内容都是真实的,因为里头除了有教育的真谛,博大深厚的文化传承,更有世间难得的人性光辉。

10.10.2016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