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9日星期六

誓言只是一张入场券?

         日前在网上看到了有关香港立法会议员宣誓就任的事件新闻视频 - 有两个青年新政议员宣誓出了问题引起争议舆论,就连新任主席的合法性也受到质疑和挑战,导致整个立法议会乱成一锅粥!目睹这种不寻常的情况,一时欲罢不能,连续几天追看有关新闻的同时也看了许多相关的视频,“近距离”感受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震撼。从其中一些街头论坛或相关时政讽刺短剧视频里也见识了香港言论自由开放新鲜热辣以及活泼幽默的一面。
         在这些视频当中也令人深刻感受到香港社会从上到下的真和假。其中由于涉及政治利益以及民生问题,虽然很难说有绝对的黑白对错,但人在做,天在看,就连一个局外人冷眼旁观也看到了许多人性善恶的形象和嘴脸。
         香港从政者甚至一些民众(除了少数无聊偏执的粗言秽语)的言论,无论你同意与否,必须说都有一定的文化水平,表达能力以及正义感和勇气。我想这和香港多年以来的政治人文环境以及文化底蕴有很大的关系,也和国民教育价值观方向有很大的关系。
         令我感到有趣的除了各种有关新闻,论坛以及“讽刺短剧”以外,在一个街头论坛(D100星期天论坛16.10.2016)里议论成员之一的黄国桐对(立法会)宣誓的看法也很耐人寻味。
         我们都知道,无论在立法会或法庭宣誓,都是一种必须的法律形式和程序,对此黄国桐先生认为:仪式上的宣誓并不能确保一个人是否是真心诚意的发誓。而日后能否在行为上体现有关誓言才是最实质和关键。如果宣誓后不能/或违反了誓言,除了口是心非,又算不算是犯罪行为?
         每个认识字的人都能念誓词,问题是人心隔肚皮,没有人能真正知道别人的想法?因此,宣誓只是一种必须但无奈的形式或者对他人人格存有怀疑的一种表现(执法者要留下法律证据已达到约束他人和自我开脱的目的?)?!
         在现实当中,有些人会因违背形式不一的“誓言”而受到惩罚,也有人能(因为种种“乡愿”理由?)逍遥法外。这种事从社会上层到底层都可能发生或早已经发生过,并没有一定的结论和结果?那“誓言”是否只是/或将会沦为“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另一种表达形式?
        一般情理来说,当我们真正相信一个人的时候,会叫他发誓吗?当我们怀疑一个人的时候,他就算指天发誓你又会相信吗?
         或许,在人们互不信任的社会里,宣誓或发誓是在所难免的!但它的作用很多时候可能还比不上一纸合约的约束力?!另外,宣誓时必须有人监誓,然而监誓的人又如何证明自己的“清白”?他在监誓之前也需要先宣誓以示“清白”?又要什么人为他监誓 ,替他监誓的人又 …….. ?!如此这般,反反复复,又会否没完没了?
         如果有选择的余地,你会认真对待一些政党或一些政客的承诺和誓言?很多事实也告诉我们有些政党政客的誓言只是一种“因时制宜”和“勉为其难”的行动,对他们来说,“宣誓”只是一张“有关游戏”的入场券?而人人也心知肚明!如果他们日后不能实现承诺,或甚至和所承诺的背道而驰你又能怎样?你是否也有责任?
         最终,宣誓,发誓只是一种“自欺欺人”的闹剧?!因为很多时候发誓者也不知道自己能否实现誓言?更别说认真对待誓言?!

28.10.2016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