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日星期三

春雨

       昨晚下了一夜的雨,早上起来依然细雨绵绵,院子里花树的颜色在雨中也显得更为淡净。凭窗而望,蓦然想起了南宋大诗人陆游的《临安春雨初霁》:

世味年来薄似纱,
谁令骑马客京华?
小楼一夜听春雨,
深巷明朝卖杏花。
矮纸斜行闲作草,
晴窗细乳戏分茶。
素衣莫起风尘叹,
犹及清明可到家。

       我的家乡地处南洋一带的赤道线上,属于热带地区,没有四季之分,勉强来说也只能是“四季皆夏,一雨成秋”,因此,无论大雨小雨都没有春夏秋冬之分。牵扯到陆游的诗,并非有意“多愁善感”,只是对“春雨”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这也许和小时候的零碎回忆有关,记得那时电台有猜谜游戏,猜对有奖。有一次出了个“春雨绵绵妻独宿”的谜面让人猜一个字,居然给我以“减笔划法”猜着了!(谜底是个“一”字,有“雨”即无“日”,“妻独宿”即无“夫”,于是只剩下“一”)
       小时候也喜欢吹笛子,常听到电台播放一首名为《春雨》的笛子独奏曲,高亢淳朴而婉转秀丽的笛声,让人脑海中不禁浮现了农村儿童咋逢喜雨的雀跃,雨色空濛的山村人家以及阴雨寂廖春意阑珊的小院落 ........... 等等情景。
       俱往矣,随着时代的改变,如今《春雨》已被遗忘多时,就犹如我们昔日种种优美的人情世味一般的“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了!
1.3.2017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