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6日星期日

开罗紫玫瑰
         Woody Allen绝对是个与众不同兼另类的剧作家和电影导演。他的电影从一开始到现在,除了内容题材和他本人人生经历一样七彩缤纷及备受争议以外,其作品也几乎都是引人深思的精品。
         日前在网上看了Woody Allen1985年电影《开罗紫玫瑰》(The Purple Rose of Cairo),又再次见识了他天才般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
        《开罗紫玫瑰》其实只是这部电影里的戏中戏名字,和有关电影内容几乎没有任何直接关系,但却不可或缺的一个“契机”部分。
         现代寓言式的正戏讲述的是一个婚姻生活不如意的女人对爱情的抉择。关键是她必须在虚幻(对象)和实体(对象)之间做出一个选择。可以预期的,就和现实里大部分人的选择倾向一样,来到了一个人生命运的岔口,她还是不免现实的选择了“务实”。但在电影里“上帝”(Woody Allen -“剧作者”也是“恶作剧者”?)和她开的一个残酷的玩笑 - 最后让她惊觉:她以“理智”所选择的“务实”欺骗了她,而对她无限情深的“虚幻”却从此一去不再复返,悲伤之余,她也只能终生悔恨而郁郁以终!
         Woody Allen的电影在本地似乎没有多少吸引力,一般上座率都不高,电影院的放映期很短,一不小心便错过了。这是否和Woody Allen电影内涵的一般“不务实”以及虚幻有关,不符合本地的“务实”民情?
         作为一个有志从事艺术工作的年轻人来说,无论古今中外,都会碰到一个有如《开罗紫玫瑰》里女主角的(选择)困境以及里里外外有形无形的精神压力。因为艺术精神本质上是一种不计得失的追求(最低限度开始时应该如此),和信仰一样是一种“超物质”的追求,因此在某种程度上也可说是一种虚幻的追求?对一些天分不高或缺乏天赋的“艺术追求者”而言,其中可能会有自欺欺人的现象和悲剧,但艺术本身不会骗人,也骗不了人的。
         艺术家需要生存,艺术自然也离不开物质因素,然而吊诡的是:物质因素里的“务实”成分和考量却往往是它最大的“敌人”。所以,朋友们,你们说,务实如新加坡,或许可能有艺术的温室,但可能有让艺术花朵纵情绽放的天然土壤水分吗?

26.6.2016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