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9日星期日

他们不是读书人!
         很多人都听过“书到用时方恨少”这句话,但谁又知道“书到卖时方知贱”?!
         印尼家政助理离开后,除了自己做家务,也同时开始整理一些家里的杂物。在清理储藏室时才发现这些年来居然不知不觉的累积了那么多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物件,有许多早已被遗忘了的东西现在也“出土”了。在这些“出土文物”当中,书本以及各类印刷品占了很大的分量。
        一边“挖掘”,一边禁不住“不务正业”的端详翻阅,睹物思故,回味无穷 ……….. 随着时间的流逝,终于来到“取舍”的时刻(毕竟空间有限,东西却又太多),除了其他要丢弃的杂物,还有50多公斤的书本和印刷物要“割爱”,于是召来了正在附近“游弋”的Garanguni(?旧物收购者)。
         Garanguni欣然而至但“铁面无情”的连秤带算,50多公斤的书本和印刷物才出价S$3.20!还不到原物价值的几百分之一!但总归是“鸡肋”,最终也只好“忍痛割爱”!……………….. 痛定思痛,才总算明白了太太时常不厌其(“其”就是我)烦但充满智慧与远见的“苦心”- 叫我不要再买书了,如今看来:不听太太言,吃亏就在眼前了?!
         前些时候,太太也曾命我搬过一些旧书到百胜楼书城二手书店去“求售”,和Garanguni相比,二手书商的手段仿佛还比较“仁慈”(还是太太比较善于讨价还价?)?!
        可能对于书本身来说(?),书城里卖新书和卖旧书的书店,就好比是它们的天堂与地狱?!(最低限度从价钱来说是如此?!但对买书的人而言则反之?!)“天堂”与“地狱”“济济一堂”,除了巍为奇观,也令人感叹!
         如今家里还剩下的书籍,都是难以割舍或有纪念性的。但就如许多收藏家所言:我们只是暂时的守护者,终有一天,我们将会和这些物品分离。
         将来的事,还不到眉睫,或许不必去忧虑。只是最近听一个朋友说,他将会把一批藏书捐赠给和新加坡一水之隔的柔佛新山南方学院,却心有戚戚焉!
         为何要捐?除了要为多年来辛辛苦苦经营起来的藏书找一个好归宿以外,很明显的,朋友也深知“书到卖时方知贱”的残酷现实和“硬道理”(与其当废纸般贱价卖给Garanguni 或二手书商?!),问题是:这些有价值的书为何不在本地找个机构捐赠?
         朋友回忆并感叹:曾有已故本地文艺界前辈把毕生收藏珍贵的中文藏书捐赠给某个官方机构,后来却得知自己的宝贝并未得到应得的珍惜和尊重(有关官员无知?或者就是没有文化?!总之,就像闺女所托非人?!),痛心悔恨之余,最终老前辈还留下了一句意味深长,令人动容的福建话:“yi nang ng see tuck ce lang ”(他们不是读书人)!
         本地报章时常报导表扬 - 新加坡两所官方大学的世界排名总是名列前茅!但令人“莫名其妙”的:为何今天新加坡的许多“读书人”最终最多也只是个“读过书的人”而不能成为真正的读书人?!

20.6.2016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