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9日星期日

来自尺八的信息

春雨楼头尺八箫,何时归看浙江潮?
芒鞋破缽无人问,踏过樱花第几桥?

       这首意境清新秀丽的诗出自民国初年的“诗僧”兼“情僧”苏曼殊之手,作诗时他人在日本,诗句表达了他对故国的思念和感伤。
       尺八原是一种中国唐代竹管吹奏乐器,顾名思义,长度是古尺一尺八寸。尺八于唐朝后期传入日本。时至今日,这种形制的乐器(5孔萧类)早已在中国本土失传,但1000多年以来在日本却得到妥善的留存与发扬。如今日本的尺八演奏主要有“都山”和“琴古”两大流派,在网上听名家孤高寂寥虚无飘渺的箫声,就像是一种来自远古的呼唤。
       早年在新加坡难得看到尺八,对尺八的印象都来自一些图片和录音。第一次看到尺八实物还是1980年代初在澳洲留学时,当时对着那根前所未见的漂亮竹子,简直惊为天人!不完全是“山芭”(土包子),因为这么结实美好的竹子,就和饱满肥美的日本米饭一样,只有日本的土壤才长得出来。
       从尺八这个乐器的制作和保留种种,可以一窥日本人做事的一丝不苟,来自日本的尺八由于材料和手工都属上乘,价钱并不便宜。因此虽然对尺八有浓厚的兴趣,但直到30多年后的今天才拥有了一支,还是一位友人低价让出。
       今天的尺八虽然有不同长度调性,但都统称尺八,一般有七或八个竹节,管子分上下两截,之间有个接口,可以拆卸成两个部分以便清理收藏和外出携带。
       手头上这管尺八是标准一尺八寸形制,拿在手上沉甸甸的很有质感。背面音孔下方刻有制作者的名号“雪舟”(令人想起柳宗元“江雪”里的“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琴古式牛角歌口(吹口),通体淡淡米黄色泽,管内壁涂满厚厚的红色护漆,尾部竹根明显朝上弯曲,是传统尺八的一种典型样款。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原本以为是把品相完美的尺八,仔细摩挲端详,却发现下截中间音孔旁边的竹皮有个不大不小的破损疤痕。也许个人有点“完美主义”,本来眼不见为净,但如今看到了心里却总有点疙瘩 ….........
       这几天不时吹奏把玩,已渐渐能接受那个“疤痕”。或许:“雪舟”正在传递一个信息,告诉我:无论尺八,尺八的主人或其他人都一样会有优点和瑕疵,提醒我要尽量去欣赏别人的“好”和尽量“忽视”别人的“坏”,这样或许会活得比较开心些?只是,以今天的世情和个人的性情,又谈何容易?只能对着尺八说:尽量吧!
28.1.2017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