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7日星期五

历史与国民教育

       人类和野兽不同之处除了会脸红也有需要脸红等等等等 …........ 以外,还要懂得许多关乎人性的东西,包括和自己有密切关系的历史。
       但人类在缔造历史的同时,很多时候为了种种“损人”“利己”以及不能告人的原因,在“神圣自我”的同时,也处心积虑的在篡改历史以及混淆是非黑白!因此,一般没有条件能力去“缔造”历史的芸芸众生也只能“随波逐流”人云亦云。读过点书有点头脑的那群或许常常会对官方所认同的所谓正史半信半疑?但为了明哲保身(尤其是媒体?)也就得过且过?!
       像史记作者司马迁这样(不懂和无视政治准确)的人毕竟少之又少,因此:世上很多是非黑白,只能等到水落石出,可是往往等到水落石出的那一天,浪花早已淘尽了英雄。
       但一个国家不能没有(真实的)历史,历史除了是一种时代的集体记忆,也是体现一个国家的文化精神面貌以及教育价值观的一部分。悲哀的现实是,一旦来到政治或集团利益,有些政客常常便会瞪着眼睛说谎!
       同样搞政治,一个有抱负无私心的政治家肯定和所谓的政客有所不同。如果一个国家以政客居多,国民的价值观迟早会出现问题,因为在一个这样的政府治理“教育”下的国家,人民若非无知愚民便很可能会是惟利是图自私自利的一群?若然,当国家一旦面对危机,平时朗朗上口官样文章式的爱国誓言又真能起得了团结救国的作用吗?
       有赖于领导人的“启发”,我们知道了“高处不胜寒”的不同“涵义”(?!),但我们也明白“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的道理,从历史的角度,更关键的或许也可能是其下面紧接着的一句:“虑之不远,其忧即至”?!

16.2.2017

3 条评论:

  1. 今上在个人面簿发表贴文对展览馆事件进行了总结,他说:“这次事件让我们互相交流,加强了我们社会团结与互信”。这倒颇让人想起了顾左右而言他的齐宣王。其实这一方面暴露出新加坡人文教育的缺失,课堂教学只教语言不讲文化,必然导致今天这样的局面,而且今后将会更有甚者,“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便是佐证。
    此外,日本是今上最酷爱旅行的国度,新日关系如胶似漆,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于日本占领新加坡之日,在英军签署投降书之处,开幕昭南展览馆,不无更深刻意涵。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谄也!”

    回复删除
  2. Singapore is a place that only allow people to talk and not to fell.

    回复删除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