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4日星期二

旧文:上海录音纪行

 这是我第一次到中国,然而并不是旅游性质,而是进行录音工作,录音地点是中国唱片公司的上海分公司录音棚,这回录的是一张我的个人交响音乐创作专辑其中包括了两首为本地资深舞蹈艺术工作者丽娟的编舞而作,将1994年新加坡国际艺术演出的鱼》《傩以及两首在八十年代创作的作品 寒食《凭》)以及两张根据四十至六十年代华旧歌改编的管弦乐小品。
黄河唱片公司出版:潘耀田交响作品集
(有关曲目请浏览www.phoonyewtien.com 网站)


黄河唱片公司出版:《蓦然回首》经典怀旧歌曲管弦乐篇
(有关曲目请浏览www.phoonyewtien.com 网站)
黄河唱片公司出版:《恭喜恭喜》经典怀旧歌曲管弦乐篇
(有关曲目请浏览www.phoonyewtien.com 网站)
林曜指挥上海乐团管弦乐队以及合唱团

 上海中国唱片公司办公大楼是由几幢老建组成的。古朴和有沧桑感的外观令人不由大发思古之情,又听上海乐团音乐总监曹鹏先生,四十年代百代公司的录音棚就在隔壁,很多我们听过的旧歌当年都在此录制,可惜我们的录音时间排得很紧,竟未能抽空过去吊一番,至今仍觉得有点可惜!如何;一想到半个世前有人曾在几乎同一地点,录制同一旋律,不免充浪漫之,如果这些当年音乐家的灵魂泉下有知,不知是怎样的一番滋味!总之:这回录音进行顺利,我还是愿意相信他们曾默的为我们祝福。
与上海乐团管弦乐队团员合影。前排左起567为乐团总监曹鹏,林曜以及笔者

 这回担任指挥的是新加坡青年指挥家林曜先生,他在这次录音过程中所表现的专业精神以及过人的耐力都教人无限佩,想想我们连续五天从中午一直工作到午夜,至今还心有余悸。负责演奏的乐团是上海爱乐交响团以及上海音乐学院交响乐团,这两个乐团人才出,名家如沈茜蒂中提琴首席以及鹤(大提琴首席赫然在座是集上海精英乐手一炉,我觉得这两个乐团最大和共同的优点是他们都有高度的工作热忱,这是时下很多乐团所欠缺也是好的音乐演奏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上海静安寺前留影,左起英国作曲家Eric Watson,吴国闻,林曜,吴丽娟以及笔者

 我很高兴能有机会和林曜先生以及上述两个乐团合作,也很感黄河唱片公司制作总监国闻先生的安排和促成。
写于1993年岁末



补记:
       一转眼,20多年就过去了!当年在上海所录的三张CD早已断市,由于有关唱片公司不再继续生产发行,这些年来不断有“有心人”从不同渠道以及联络方式向我询问其中的两张 -《蓦然回首》以及《恭喜恭喜》,可惜我也爱莫能助。
       这些音乐(歌曲)曾陪伴了我的童年,编写并录制这些音乐很大成分是为了满足个人对昔日童年生活的种种追忆,因此除了“特别用心”以及刻意保留原曲的种种细节,也并不把它当成是一种商业行为。
       《蓦然回首》和《恭喜恭喜》这两张CD里的30首乐曲,几年前在互联网上被人“公诸于世”,聆听者至今已有数十万之众,这是否也算是一种“造福人群”?作为编曲者只能说亦喜亦悲。
       喜的是“知音者”众多,虽然这样说对唱片公司仿佛有点不公平,也有点自私,但个人内心还是很愿意把这些音乐“公诸同好”的。
       悲的是,无论基于什么理由,这些(不止一个)非法上载音频的人除了不告而取,还振振有词的慷他人之慨?!对编曲者也没有起码的尊重!同时也明显对版权法无知。他们必须明白一点,唱片公司停止生产或甚至倒闭并不代表没有了有关音乐录音的拥有权,就算这个版权已经转让,在唱片生产70年之内还是属于某个方面,而不是人人都能随意盗用的。另外也要注意,有些编曲也有编曲方面的版权法。因此:有关版权拥有者理论上是有权对付这些“非法行为”的,这只是一个有没有逼切需要或者迟早的问题。
23.10.2017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