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6日星期四

长春华乐队

       1970年代初,一群来自教育部青年华乐团,国家剧场华乐团的年轻人因为共同的兴趣以及刚从瑞士洛桑参加了国际青年音乐节(International Festival of Youth Orchestra)归来的高涨情绪而组织了长春华乐队。
新加坡青年交响乐团以及华乐团团员在瑞士洛桑国际青年音乐节演出音乐厅前留影

       当时队员包括了现在的香港雨果唱片公司老总易有伍(高胡),前香港中乐团大革胡首席唐锦成(大提琴),视听艺术杂志主编谭泽江(笛子),少儿爱乐乐团主席李粉德(笙),前新加坡华乐团乐团首席,助理指挥蓝营轩(二胡),时任新加坡华乐团团员周经豪(二胡)以及沈文友(扬琴),前香港中乐团团员杨秀伟(唢呐),后来淡出华乐圈的高谷柳(柳琴),林传成(二胡)以及苏贤生(二胡)和笔者(笛子,编曲,指挥)等等
..............

长春华乐队在“大众音乐会”上演出。左起:周经豪,易有伍,蓝营轩,沈文友,林传成,苏贤生,高谷柳,李粉德,笔者,谭泽江以及唐锦成

       当年的业余华乐团体基本都是自力更生,单凭一腔热情,没有任何来自国家的资源赞助(也落得自由自在?),也丝毫不计较金钱得失,和现在的许多年轻人都有所不同?或许因为动机单纯,虽然条件有限也过得很快乐。
       由于师资匮乏,乐谱资料严重短缺,那年代学华乐的人大多数都是(跟着唱片)自学“成功”的,所谓的编曲也以记谱居多。
       乐队取名“长春”除了因为那年代看得中国老电影多,被长影乐团的名字所“启发”以外,也有长长久久的期许和寓意。但记忆中,长春华乐队大约维持了不到两年团员们就各奔前程了!值得骄傲和安慰的是: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乐队参与了多次由当年国家文化部(后来不但文化部没有了,仿佛有许多文化传承也渐渐消亡?!)所主办的“大众音乐会”,新加坡电台(那时不叫做“广播局”)所主办的“电台音乐会”以及许多电台和电视台的华乐演奏节目。也算多少完成了“时代的使命”?!
       往事如烟!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26.10.2017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