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6日星期五

方便?

       已经有一阵子没看报了,今天偶尔翻翻联合早报,在言论版看到了一篇名为“海外华人的一人双名现象”的文章。文章里头所谈到的华人取洋名“现象”其实早已存在,也许在民国时代已经有了,似乎也没有什么新奇以及值得大惊小怪的。
       记得多年前留学澳洲时天真老土,而当时所碰到的香港留学生几乎都有个洋名,有一次多事就问:为何你们都要改个洋名(还入乡随俗的把姓氏放在洋名的后头)?他们也许觉得我少不更事,但也不以为忤,只是略带教训的语气说:方便嘛!这里是洋人的地方,你的中文名字连华人(假洋鬼子?)都觉得难记,何况是老外?咋听之下,仿佛也不无道理?但总觉得有点疑惑,为何洋人来到华人或东方人的地方却很少为了方便而改名换姓或姓名颠倒?
       今天华人改个洋名已是稀疏平常的事,改革开放也没多少年?就连许多中国大陆的影艺界商界名人也迎头赶上乐此不疲!真的没什么大不了,方便外加时髦嘛?!
       是的,如今世界样样讲求方便,以往能表达细致心意,带有人气手泽的书信贺卡都早已被廉价冰冷的电脑简信取代了!而在华族传统文化大势已去的本地,所有对长辈的称呼统统都被简化为uncle auntie!现在看来,也许最终连能让别人识别自己族群来源的名字也被模糊了?从当今洪流般的大环境来看,方便是方便了,但 ........
       也不是什么沙文主义,但若只为了图一时之便就有意无意的辜负了父母为你取名的恩情以及期许(若有?),或忘却那一份对先祖传统的景仰和敬意,到最后迷失了自己以及自己后代的后代 ........ 的自我认知认同,那值得吗?!而不懂得尊重自己的名字的人会有可能自重?凡事从小见大?“方便”如果真的那么重要,一旦为了“方便”还有什么是不可以放弃,牺牲或交换的?例如亲情友情爱情甚至国族大义 ...............
       总觉得,除了为谋生或隐私的艺名笔名以外,一个人对自己名字的改变和取舍,代表了一种态度以及自信?这点,我尊敬周润发先生。
6.10.2017

补记:世事难测,造化弄人?有些人会轻易改动或放弃父母给予自己的名字,也有人为了保留能代表自己国族的名字而不选择生活在某些国家,其中不足为人道的心酸除了无奈,是否也是一种取舍?!

附旧文:

改名

       传统的中国人有句铿锵有力的话:“行不改姓,坐不改名”!这句话在古今武侠小说里经常看到,语气充满豪情自信,听了都爽!
      记得五六十年代新加坡的华人社会,除了基督教徒,歌星和演员之外,很少人取洋名(或教名-Christian name)。就连英文源流圈子里也不是每个人都有洋名。也不知从什么年代,时候开始,改个洋名变成了一种时髦潮流,就连中华传统大本营的中,港,台的华人也如此。一时人人趋之若鹜,在有些社交场合,没有洋名人家还觉得你土气。于是有洋名的人渐渐充斥大街小巷。现在就连有些自称是佛教徒的都有洋名!
       无论为了什么原因(顺口,雅致,转运?),姓名受之于父母,基于尊敬和孝道,理应不该“轻举妄动”。除非为了逃生保命,避免牵连,划清界限,斩断亲情!或名字念起来像粗口或粗话(我就看过有中文名字念起来极像英文粗话的,而且其某些思想,文字,处世态度也酷似其名)那或许另当别论。
       香港著名作家李碧华小姐觉得自己名字很市井俗气,因为职业关系,可以理解她对文字敏锐的感觉,一方面也许也过谦了点,难道她没有听说过周润发先生的大名吧?,无论如何,李碧华小姐基于对父母敬爱之情坚持不改名。而周润发先生未走红之前,据说有电影界前辈好意劝他改个比较有利发展,符合形象的名字,但周先生就是无动于衷,一直到他红遍了中外电影界,也没改。
       有些人中文名尚且不改,为什么有人还要改个洋名呢?除了时髦之外,一说是为了方便别人记吧,我在外国的经验便是如此。老实说:要外国人记得你的中文名字是不容易的。就有如要我们去记印度人的名字一样。可是为了方便外国人而冠上个洋名我从来也还没想过。就如我不能想象有一天许多西方人会因为时髦或方便华人而改个中文名一样(除非他想当“港督”,当港督的方便之一:历任港督都有专人特为他们斟酌而取一个吉祥得体的中文名)。
       现在本地有些华人取洋名已不止是“方便”而已,和洋人一样讲究和彻底 - 名字还分前 (first name),中 (middle name),后 (surname name) 再加上音译华文名。例如Robert Jonathon Lim Ah Kow便是。
       看来“行不改姓,坐不改名”这句话在西方反而比较能贯彻。在华人当中这种自豪感若非大势已去也已逐渐远去。如今,单看名字有时很难分辨究竟是华是洋。就比如Thomas Lee吧,你能确定一定是华人吗?
       有时就算不取洋名只用汉语或方言拼音,也不一定就能安然无事。记得在国外的时候,外国人由于习惯,经常擅自把我的姓名“本末倒置”,其实也并无恶意,只是他们不明白,不是每个华人都有把姓名“本末倒置”的习惯。弄到最后他们(外国人)自己也乱了套,搞不清哪一个是姓?哪一个是名?!反而更麻烦 - 时常要大费周章来纠正和解释。
       有时想,到底谁是改名风气的始作俑者?应令锦衣卫拿下,重打三十大板!但现在这种“本末倒置”现象在华人社会里已经被广泛接受了,于是原本富有诗情画意的水蓝Shui Lan)变成意象暧昧的“蓝水”?(Lan Shui绿意灵气兼具的叶聪变成T’sung Yeh(听起来像松叶或葱叶!)。香港歌星叶丽仪 (Francis Yip)更不妙,用广东话念听起来仿佛就是“番薯叶”!还是钢琴家郎朗Lang Lang)幸运!一点也没有这方面的烦恼,外国人对他的名字简直束手无策,无从下手!
       诚然,人各有志,吹皱一池春水,关卿底事?只是在对名字的坚持和自信方面,我还是比较欣赏钢琴家傅聪Fou Ts’ong),作曲家谭盾Tan Dun)香港演员周润发和作家李碧华
8.7.2010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