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2日星期五

寒雨曲

       过去几天,从倾盆暴雨到今天的绵绵细雨,好像一直都没停过!新加坡的气温也因而降至几乎前所未有的摄氏21度,无论白天夜晚都令人感到阵阵寒意。
       望着窗外雨景,就想起这首由狄薏作词,夏端龄作曲的《寒雨曲》:

吹过了一霎的风,带来一阵濛濛的细雨。
雨中的山上是一片翠绿,只怕是转眼春又去!
雨呀雨,你不要阻挡了他的来时路!
我朝朝暮暮,盼望着有情侣。

       对这首歌有种特别的感觉,因为在1960 -70年代常听到,如今再听就想起此地旧时街景,尤其是西海岸这一带。
       记得1950 – 60年代通往虎豹别墅的那条小马路,一边是虎豹别墅,另一边就是大海,今天康庄大道似的的西海岸快速公路以往并不存在。
       那年头新加坡可供游玩的去处不多,因此,农历新年期间,虎豹别墅往往是人山人海挤得水泄不通,小时候,有一年大年初一和家人挤巴士到虎豹别墅,在争先恐后兵荒马乱之际,下车时一不小心,差点就掉进了海里!
       昔日居住西海岸一代的仿佛以马来人居多,唯一通往裕廊的是一条窄窄的双向柏油路,路旁除了几间教堂和回教堂以及少数有钱人的“吃风楼”(别墅)以外,都是一些简陋的锌板木屋,我现在住的地方以前就是个马来甘榜。
       《寒雨曲》令人想起从前,除了因为当年常听到,也总觉得它的旋律曲调带有点马来风味,使我想起昔日向晚细雨中的马来村落。
       俱往矣!如今取而代之的都是一些私人公寓和豪宅别墅,除了“翻新”后“奄奄一息”少人问津的虎豹别墅,昔日情景已几乎荡然无存!或许,这是时代“进步”的必然结果,但没有回忆也不在乎在意有没有回忆,仿佛也是新加坡独特的一种“创新”求存的“务实”态度?!
13.1.201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