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8日星期一

乡愁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只生愁!”
有缘结识了回乡探亲的江学文先生,学文先生是早年南洋大学的海外校友,如今寓居加国。和谦谦君子的学文先生谈起一些南大往事,令人无限感慨!
       近日看到学文先生的一些抒情文字,更深深感受了其中沉重的悲哀与失落!一时不禁“触景生情”,虽然从来没有写过这类格式文字也不懂诗词格律,也“豁出去”了:

昔日匆匆似辞庙,
五湖四海寄余生。
千里来寻梦回处,
乡音已渺奈何天!
 
      不知这首“诗”是否也“适用”于许许多多如今身处天南地北的(前)南大生身上?
       遥想当年,华文教育的处境以及许多南大生的困境 - 出路问题或被逼停学以至漂泊海外!那种百味杂陈纷乱不安的心情,就有如南唐李后主笔下的“最是仓皇辞庙日” ............. 好像都是“无妄之灾”?只是,李后主失去了唯我独尊的荣华富贵,华校生失去的却仿佛更多 ............ ?!
       多年以后,昔日的莘莘学子,满脸风霜千里迢迢的回到了经年累月午夜梦回的家乡,却惊觉从前的家园人事已如沧海桑田大江东去,无从也无处寻觅,,就好像《牡丹亭》里的“游园惊梦”一般 -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赏心乐事谁家院………”
       如此这般,怎不教人唏嘘!
9.1.201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