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18日星期日


音乐教科书

       日前在FB 上偶然看到一些同行对于音乐理论教科书的不同看法意见觉得有点意思。
       以下摘录了其中有关的“看法”以及“回应”:

看法:

偉大的藝術作品都有一個共同點,
它們都不是依照教材書上的藝術理論所創作出來的!”

回应:

教科書和作品是兩回事,不能拿來比較。教課書都是在一些創作想法產生之後,被分析出來的系統思維。它的意義在於概論,方向,精神方面的指引。我接觸過很多音樂教科書,我覺得他們都寫得很好。這當中有旬白克,亨德米特,白遼士等作曲家。我相信很多人都深受他們寫的理論影響。

看法:

怎麼是兩回事?多少所謂作曲家都是依照這些教材書的理論進行創作/做功課。你說的那些德歐體系的作曲家的作曲手段,我尊重他們,但他們的作曲理論體系被學院派教條化了,查毒(?)與扼殺了創作。


回应:

教科書應該沒有辦法教創作。但是教科書還是有它的意義的。如您所說,被教條化,也是人為因素,教科書本身是無罪的。武功秘笈本就沒辦法教實戰格鬥,但是秘笈本身還是有存在的意義。

       浪漫派作曲家舒曼仿佛曾说过:(大意)创作之前的种种准备工作(各种和日后创作有关知识技巧的接纳学习)就有如毛虫作茧自缠,如果有一天能破茧而出,就会成为一只自由自在飞舞在百花丛中的蝴蝶。如果不能破茧而出,那就有如胎死腹中!
       个人也认为尽信书不如无书,没有了书也就不存在信与不信的问题了。只是如果书都没了,知识又将何以传递后世?一个绝世剑法高手在其“手上无剑心中无剑”之前,总应该看过剑谱,手上也曾握过剑吧?
       世上“音乐教科书”林林总总有如恒河沙数,孰优孰劣?或许也不能一概而论,只是有创造力的人往往不会仰赖“教科书”,没有才气,多好的“教科书”也帮不了你!来到生活中的种种,每个人都自然会根据自己的喜好需求而做出选择和判断。关键是你有没有那种做出正确选择的智慧?这就像一个作曲家在面对一大张空白的乐队总谱稿纸时将“从何下手”(有个“明智的”开始往往就成功了一半?)?或一个美食家面对一大本Menu 时如何决定要吃什么以及先吃什么?(人的“容量”毕竟有限?因此有时“点错了”菜总不免有点后悔莫及?)
       面对所谓的音乐教科书会不会就和面对五花八门的FB一样 - 没有绝对好坏,只有如何选择的问题而已?从这里往往也可以看出一个人的素质或潜能?
       个人以为,同意不同意是另一回事,虚心参鉴前人的心得论述是没有坏处的(不是那些枯燥无味拾人牙慧的学术论文,而是如舒曼或贝辽兹等等实践大家的音乐论述),诚然,当你已经有了一定的有关知识基础后,最好的学习方法,还是直接向以往大师(的作品)学习。
19.3.201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