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9日星期二

胸怀与智慧 - 纪念郭宝崑

       这几天特别怀念宝崑。
       和已故本地著名戏剧家郭宝崑先生第一次合作是在1984年。那时刚从澳洲回来不久,作曲事业也刚刚起步,也算是初出茅庐吧?!
       当时是为本地16个华语话剧团体联合在新加坡艺术节演出的大型话剧“乌拉世界”作曲。
       话剧“乌拉世界”由韩劳达编剧,导演共有三位 - 华亮(执行),郭宝崑以及韩劳达。负责编舞的是今天聚舞坊的艺术总监严众莲。
       之前我都在华乐圈活动,对话剧界的人事一向陌生,也忘了是由什么人穿针引线而为“乌拉世界”作曲?


在1996年新加坡国家文华奖颁奖典礼上,笔者(左一)与宝崑(右一)以及其他前来祝贺的友人留影。
       双方第一次见面商谈有关事宜是在我直落布兰雅的老家。那天来的有华亮,郭宝崑以及韩劳达,只是不知何故宝崑迟到了半个钟头,当时我就显得有点不高兴,但宝崑还是笑嘻嘻的不以为忤。
       过后自我检讨:自己才“刚出道”,而宝崑在本地艺术界已经很有地位名气了,他居然毫不计较我这个后辈的无礼,令人感动。
       毕竟有缘,下来合作愉快之余,更结识了宝崑的太太舞蹈家吴丽娟,从此展开了和实践表演艺术学院及其友团南方艺术团的一系列合作(话剧配乐:《岛》,《羔丕店》,《老九》,《郑和的后代》,《黄昏上山》,《家》,《雷雨》,《灵戏》(郭宝崑导演),《灵戏》(赖声川导演),《红鹰》等等以及舞剧音乐:《女娲》,《疯人院》,《归鱼》,《傩舞》以及电视电影配乐《阿公肉骨茶》等等等等 ....)直到宝崑过世为止。
       那些年可以说宝崑给了我很多写作的机会,但我也从不计酬劳的为他写,只要他开口。
       宝崑虽然一般平易近人,对一些事也有他的坚持和原则。我们能肝胆相照的相处与合作,除了宝崑是个有领袖魅力以及有智慧的人,最主要的还是他对人对事的宽容大度以及容人之量。因此,除了中,英,马来话剧界人士以外,其他海内外不同艺术疆界的人士都乐于与他沟通交流,宝崑这种胸襟胸怀不止在本地绝无仅有,放眼世界也不多见。
       这就是真正令人如沐春风的领导者风范。
20.12.2017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