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4日星期一

“入木三分”新解?

       日前在联合早报《现在》版上看到了一幅名为“入木三分”的漫画。画面是一名拳师用其鹰爪功把一棵树的树身抓出了几道伤痕。标题之下还有解画文字:“陈大侠的鹰爪功已练到入木三分的境界。”
       不知道其中有没有搞笑的成分?但从画面上或想象中的情境,以“入木三分”来形容鹰爪功的功力,仿佛也有点道理,只是总感觉有点古怪?因为入木三分原本是用来形容文人的笔力,如今却用来形容武人的爪力?
       据唐代张怀瓘《书断 王羲之》记载:晋代大书法家王羲之在木板上写字,后来刻工刻字时惊异的发现墨痕透入木板竟有三分之深!后世以此形容书法笔力之强劲,也比喻对事和见解议论深刻。
       不知道联合早报是否真的认同“陈大侠的鹰爪功已练到入木三分的境界”这个说法?以联合早报在华文圈子里的江湖地位,又有没有考虑过如此这般对一些年轻读者认知成语的影响?尤其在当今本地华文水平空前低落的此时此刻?!
       无论如何,最近“讲华语运动”的误“渎”事件所反映了本地华文水平的低落困境以及无奈,又何止“入木三分”?!


25.7.2017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