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1日星期一


瑞士回忆之一

       一转眼40多年就这样过去了!当年和青年交响乐团以及华乐团到瑞士洛桑参加国际青年乐团音乐节(1971 Lausanne Festival of International Youth Orchestras )时,大家还是朝气无限的“少年十五二十时”,蓦然回首,已是“此情可待成追忆”了!
       那是人生历程中第一次出国,不出则已,一出国就是坐飞机,并且是个航程十多二十个钟头的远门。那年代坐飞机可是件“轰动乡里”不常有的大事,因为通常到欧美留学旅游都只是坐轮船,往往要花几个星期或一两个月才能到达目的地!因为费用大也不常有机会,有能力搭乘飞机的人一般都西装笔挺穿着讲究,显得比较有教养(就有如1950年代葛兰主演的电影“空中小姐”里的机上情景),哪像现在邋邋遢遢随随便便的穿拖鞋短裤就上机?!这也是一种人类文明倒退的现象?!如今机费cheap,人也显得cheap?!
       也算是“代表国家”吧,为了顾全国家面子?有关方面慎重起见,还安排了乐队队员到大酒店去学习西方餐饮礼仪,以免这群少不更事的小毛头们到了外国会失礼。
当年出国所佩戴的徽章

       在机场,加上那些随行“护航”的家长以及有关工作人员,当天出国的人数很多,送行的家人亲友就更多了,一时之间,把当年那个小小的巴耶礼峇旧机场挤个水泄不通热闹非凡。
在机场列队准备登机。在我右手边的都是青年交响乐团团员,旁边的女孩是吹单簧管的。在我后面以及左边的是青年华乐团团员,很多已记不起名字了,依稀能看到的只是沈文友(前新加坡华乐团中胡演奏员),区钟庆(前香港中乐团笙演奏员),以及朱文昌(今香港中乐团笛子副首席)
      那年乘搭的是澳航Qantas,飞机仿佛不是很大,只有两排座位那种,满载的好像都是“我们的人”?由于许多乐团团员都是第一次乘搭飞机,感觉非常新奇,兴高采烈之余,有的还在机上追着空姐拍照,忙坏了那些温和友善的空姐。
22.5.201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