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6日星期日



粗话

       粗话原本是一种社会低下层市井语言里的情绪或加强语气的表现,草根民众言谈之间偶尔爆出一两句,也并不一定是在骂人,更多时候只是一种习惯性的口头禅,对于此道中人,很多时候还是一种亲切的声音,并喜欢以此互相“问候”(虽然有时不免会祸延考妣)!
       似乎是约定俗成,无论是世界的哪一个角落,只要是有人类的地方,就有这一类语言。据说:有人“发现”:每到一个不同国度,学习新的语言,最容易“上手”的就是当地粗话。
       世上的粗话大多和性有关连,吊诡的是:传统上讲究孝道礼教的中国人(华人),在这方面却时常不尊敬别人的父母,而且通常还是熟人的父母!相对来说,虽然在二战时烧伤奸杀,无所不为,日本人在这方面却还比较“文雅”,他们最常用来骂人的“八格野鹿”也只不过是浑蛋的意思而已。最重的字眼 - “畜牲”一般只用于自责。
       虽然现在普遍认为男女平等,但一个女人在大庭广众之间,毫无忌惮的讲粗话还是特别令人侧目的,所展现的却是另一种令人却步的“女人味”,若和男人对骂往往就更吃亏了。
       讲粗话一般除了所谓的习惯(成自然!)以外,通常只是为了要逞一时之快。在今日的社会,冲口而出的一句粗话,后患可大可小。一般虽或不致名誉扫地,但肯定不会为个人形象加分。可是为何还是有人“乐此不疲”?是生活压力,习惯,环境或修养层次使然?
       不喜欢(讲)粗话,不是假斯文或故意“道貌岸然”,因为它有精神上的杀伤力 - 除了有双刃剑的性质(损人不利己),也有散弹枪的特点,容易“滥伤无辜”(上至父母,下至姐妹)。有人说粗话也是一种语言文化,也许见仁见智,但肯定不是一种能令人骄傲的好文化(也肯定不是早报要推动推广的那种“好文化”),因为这里头有“暴力”成分,除非你喜欢暴力或有暴力倾向?或许,一般市井小民词汇有限,但图方便,一点也不讲究语言的粗细,在“友善相宜”的环境氛围里沟通无碍,皆大欢喜或无可厚非。但受过一定教育,衣冠楚楚的人若不顾身份环境,为了一时之气或为了哗众取宠而“出口成脏”,除了令父母师长蒙羞,也只能反映家教不严和教育失败了。
       讲粗话的人也不一定就是坏人,只是有事没事动不动就爆粗口,只会惹人讨厌。最终,讲粗话对一些人而言,也许是一种难以克制的“习惯”(有如药物上瘾)。从某个角度来看,抽烟以至吸毒也都是难以克制的“习惯”,并且无论有意无意,都多少有“损人利己”和“污染环境”的性质?!诚然,如今无论在东方西方国内国外繁华都市穷乡僻壤里,各种“百花齐放”似的粗话有如蟑螂一样生生不息,只是作为一个有理性,有教养,有是非观念的人,你能认同这种行为吗?
网络图片:穷凶极恶

31.8.2011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