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2日星期日



承担?!

       昨天有FB网友义愤填胸的文字底下贴上了一则有关22/4/2018的联合晚报新闻报导。
       新闻标题为:“女生开学才惊知学额遭取消 理工学院出错道歉”
       新闻内容(摘录晚报):

18岁女学生在O水准成绩放榜后,同时报读工艺教育学院与理工学院,结果收到共和理工学院发来的录取通知书,让她喜出望外。开学第一天,连学生证都办好后,校方才告知她成绩不达标,因此取消她的学额,让她两头不着岸,险些无书可读。

       其实女生差一分就可以进入理工学院,只因为有关理工学院方面的人为错误,使得一心想“更上一层楼”的女生受到那种可想而知的失望打击!理工学院是道歉了,但对女生而言这又有什么意义?
       平心而论,理工学院的决定仿佛也不完全没有“理由”,善后的职员也只是身在(冷冷的制度)其中照章行事law by law而已。这使我联想起一些贪污国家的情况。将心比心,如果不是天生邪恶,谁又愿意和贪污这种事挂钩?只是当上上下下前后左右的人都在贪污,你却一意孤行的清高廉洁,如果因为种种牵制(家庭?亲友?)无法抽离,又不愿跟着“制度”走?很可能哪天就引来杀身之祸并且殃及九族?
       我们的公务员没有贪污国家的那种种致命危机,但类似的一点:都是身不由己的要跟着(上上下下前后左右的人都遵循的)“制度”走,很多时候,为了“明哲保身”也不敢公然质疑制度的偏差,更不要说挑战?况且,基于某些“经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于是有些事久而久之也就得过且过,心里渐渐没有了是非观念,除非哪天这些事发生在自己身上?
       归根结底,教育是什么?教育还是心灵工程吗?校长老师还是心灵工程师吗?为了某种“公平”就不惜打击一个学生的“上进心”,除此以外真的就没有更好的处理办法?(不要问我有什么解决的办法,这些应该由那些拿高薪的人来想,也只有他们能决定该怎么做?)关键是:有关机制中有没有人愿意以“敢于承担”的心态去为这些学生争取?如果没有某种基本的“正义感”,又配从事教育工作吗?!
23.4.201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