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1日星期三

小学“纪念册”

       立化小学是我的母校,位于里峇峇里路 (River Valley Road),当年的大世界游乐场和海峡时报都在邻近。
1964年立化小学小六毕业照

       上世纪60年代的华校有一个独特的传统,一代传一代,在临近毕业时,同学们都会自然而然,不约而同的各自准备了一本纪念册,和同学互相交换临别赠言。

       我的纪念册是读二年级时一次校内绘画比赛的奖品,长方形的小册子,浅绿色的缎子表皮上,仿佛有西厢记的绣像,这类纪念册是当时最常见的。
绘画比赛的奖品
老师的赠言

       小学的回忆比中学,大学都深刻,一方面是年数比较多,时间比较长,小学生的性情也是最纯真无邪的。那种感情,中学,大学以后便渐行渐远 ………。世情变迁,现在的小学生大约也不会知道有纪念册这回事了。

       那天整理杂物时,无意间翻出了这本纪念册。一打开,尘封的回忆又展现在眼前。册子里头的赠言,句子,语气各异,留言者的形象面貌跃然纸上,如今看来,当年的小学生除了字普遍写得比现在中学甚至大学生好之外,即席挥毫,匆匆留言,有些文笔也还挺得体,就算偶然有别字或引用成语,“墨水”也比如今的学生多。其中也有语气故作老成严肃或略为生硬做作的,如今看来也很有趣:

(一)

耀田友:
“花开在春天,求学在少年”
李锦祥上
感想:李锦祥是当时的班长,和我相当友好,留言一般。

(二)

耀田弟:
“一江春水向东流,时间宝贵,好好利用。”
兄(!)韦成德上
感想:当年流行结拜,凡是看对眼的都可以马上结拜,这位是我当年的“拜兄”,那时无心向学,成绩很差,“拜兄”教训得是!

(三)

耀田同学:
“一字一笔须用力,读书时期必用意,不要浪费好时光,力求进步为上计!”
陈霞莉上(原本写的是“陈霞莉遗”!后来也许觉得有点不对劲?改了)
感想:陈霞莉学业成绩是当年班上的前几名,也是副班长,教训得也是。

(四)

耀田同学:
“晨钟敲遍了黑暗,唤醒了我们的努力。我们不要掉在黑暗的后面,我们要迈开脚步,走在光明的前头!”
黄唐英上
感想:黄唐英的成绩也是班上前几名,临别赠言虽有点文艺,但现在的小学生,又有几个能有如此即席文思?只不过后来有点迷惑:黑暗的前头是光明,光明的前头又是什么?
黄唐英赠言

(五)

耀田同学:
“一分热,发出一分光”
洪梅英上
感想:记得洪梅英和我的客家好朋友赵建新都住在Jervois Road 路头,如今这一带已是豪华公寓林立当年却是简陋的“贫民区”

(六)

耀田同学:
“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
卢锦燕上
感想:卢锦燕是小六时的插班生,也许年纪较大,比同学们都高大些,很会读书,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赠言却一般。
卢锦燕赠言

(七)

耀田同学:
“天下无难事,只怕没恒心”
刘俊豪上
感想:刘俊豪当年住在中峇鲁 (Tiong Bahru) 一带,家境似乎不错,很多“事”对他来说都不难,不太需要有恒心

(八)

耀田同学惠存:
“学业如深海,友谊如山重”(?)
友钟应亮上
感想:当时对我来说:“学业如山重,友谊如深海”也许比较准确。

(九)

耀田同学存念: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同学(还用说)陈兴林上
感想:都要分离了,还讲这种话,什么意思嘛?还希望别人“存念”?(一笑)

(十)

耀田同学惠存:
“胜不必骄,败不必馁”
同学胡开华上
感想:对我来说:还是第二句比较实际。

(十一)

耀田同学:
“我们不久就要分离了,在这短短的几年中,你有什么感想呢?回忆起以前的学校生活,是那么的甜蜜呀!”
萧连德
感想:萧连德在同学当中口才最好,小小年纪,上台演讲一点也不怯场。后来参加过实践表演艺术学院的话剧团,临别赠言寥寥数语,写得既自然,又有感情。
萧连德赠言

(十二)

耀田同学惠存:
“江山一(易)改,本性难移”
同学谢於柏
感想:这算什么临别赠言?(还写错字!)不如直接说:死性不改!咦,如果没有写错字,江山不改,本性便可移?

(十三)

耀田同学惠存:
“人必自悔,而后人悔之。”祝前途光明!
同学吴必权
感想:一定是不知从哪里抄来的,至今还未能参透其中深意。

(十四)
“天下无难事,只怕没恒心”
耀田同勉
赖锦生敬上
感想:赖锦生上课时坐在我旁边,家里很穷,一家人住在大世界游乐场旁边的“贫民窟”(好像是临时搭的简陋板屋)里,有一次我们去探访他,他用饭碗盛水给我们喝,家里似乎连杯都没有!这句赠言和刘俊豪的一模一样,但感觉大不相同,希望他一切如意

(十五)

耀田同学惠念(惠念?有点与众不同):
“学问是止境”(?)
张秀莲上
感想:张秀莲印象模糊,至今还是搞不清赠言含义。

(十六)

耀田同学惠存:
“任何困难都能在坚忍中克服。”
景伟上
感想:虽然称我为同学,但当年景伟是我的“拜弟”,他姓黎不姓景。长得眉清目秀,除了写得一手好字,歌也唱得很好(这使我想起卢鉴江先生),还教过我打功夫,名副其实的文武双全!他的字体就和他的赠言一般铿锵有力。
黎景伟赠言

(十七)

耀田同学:
“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祝你学业猛进,前途光明!
同学郑锦程上
感想:赠言一般,论前途光明,郑同学学业优秀,自是前程锦绣。

(十八)

耀田同学:
“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依靠祖先,不是好汉!”
秀儿上
感想:秀儿姓梅,当年个子小小的,但赠言豪气万千,有男子气概
梅秀儿赠言(流自己的汁!)

其余赠言如“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之一般者,或涵义高深莫测,不知所云者便不录了。

时光荏苒,匆匆数十年过去,昔日小学同窗,除了萧连德,陈霞莉,梅秀儿,黎景伟几位匆匆见过一两次面之外,其余都无缘再见。
8.9.2010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