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8日星期日


故居老家

       从上个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住了二十多年的房子是一栋老式政府组屋相等于今天三房式组屋的一个单位。组屋有三层楼高,座落于亚历山大路环境还算幽静。女皇镇中学 - Queenstown Secondary School(原为英校,后来变为中英混合中学,并改名为女皇镇工艺中学)就近在咫尺。我中学的最后两年便是在此渡过。后街街名Dawson Road,特别有印象是因为当时学校的英文老师Mr. Dawson刚巧同名。Dawson Road和玛格烈通道(Margaret Drive之间还有个椭圆形的小交通圈,女皇镇联络所就在附近。
大牌58蓝玻璃老家
位于三楼的老家后窗
后窗景观,Dawson Road 就在尽头那座组屋前面

       房子的右边是亚历山大路(Alexandra Road,路对面还有一座观音庙。庙旁有块荒地,杂草丛生,似乎还有个小竹林,是当年邻近孩子们的免费“游乐场”之一。庙的左边有间Dunlop Pillow工厂,再下去便是富有历史性的《福利》巴士车厂,当年震动社会的《福利》车厂暴动没碰上,巴士工人罢工倒经历过一次。
老家临近的老组屋

       我们原来住在河水山亚答屋区。那里曾发生过几场火患,在一场大火之后,便举家搬来此处。刚搬来时,这一带只有十来座白墙红瓦和蓝色玻璃窗的三层楼组屋。我家就在其中一座正中央三楼。屋前有片大草坪,刚搬来时常看到印度人放牧的牛群羊群经过,有时还逗留在草坪上悠游自在的“歇脚”和吃草,因此,我们走过草地时,不小心还会踩到牛粪。
靠近女皇镇联络所的四层楼组屋

       附近也还有些从前“山芭”(乡村)“原住民”搬迁时带不走的池塘果树。池塘里还有猪莩(猪菜),日本鱼(鲫鱼)和田螺呢。这些“自然资源”都大大的“丰富”了我的童年生活,回想起那时摸螺抓鱼的乐趣,比今日的电子游戏等等强多了,既健康也零花费。
通往玛格烈道华义中学的马路1
通往玛格烈道华义中学的马路2

       草坪边沿种有相思树和一种叫着“马蹄豆”的树,果实有如豆荚,成熟的豆仁甜中带涩,是我们方便和偶的惊喜(免费小点心)。在这样的环境,热天可以在树荫下乘凉,游戏。晚上在草地上铺张席子便能躺着仰望满天的星斗,中秋节的月亮也似乎更大更亮。这里除了晴天可以踢球,放风筝以外。下雨天还可以在四处积水的草地上嬉水。总之“天然”的娱乐随处都有。
大龙沟旁的小桥流水人家1
大龙沟旁的小桥流水人家2

       草场除了是小孩子们的娱乐场以外,也是农历七月中节时大人烧衣纸,撒铜钱拜祭鬼神的地方(在一旁虎视眈眈,伺机抢钱自然是我们一帮小活鬼),回想起来,比起如今的中元节,除了更纯朴,也更有华人乡土传统节日气氛。居民有时也在此搭棚办丧事,除了烧纸钱,请来和尚,道士敲钟念经,也少不了“应景”的西洋铜管哀乐。
默默流淌的大龙沟1
默默流淌的大龙沟2
天光水影大龙沟

       一到农历新年,特别是年初一,家家户户都烧爆竹,于是总有好几天,镇日空气中硝烟弥漫,零落的爆竹声中又参杂着若隐若现的新年歌,节日的欢乐气氛浓得无以复加。现在回想,这片大草坪真是个充满各种气味,色彩和回忆的地方。
故园青青草

是的,童年的多姿多彩以及种种快乐和这片草地是分不开的。有时午夜梦回,脑海中常会不期然响起Green green grass of home (故园青青草)这首旧歌,正巧,这也是第一次听到这首歌的地方。
雨后即景 - 即将被拆除的老房子

       讲起老歌,当年居住单位背后组屋里丽的呼声所广播的华语时代曲,常随风飘进我们的后窗。当时的丽的呼声广播节目开场音乐都很好听。其中有电影《乱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华丽,浪漫感人的主题音乐,这是每天下午放学回家时“必听”的午餐音乐。其他还有海战记录片Victory at Sea气势宏大,汹涌澎湃的主题音乐《大海之歌》以及华乐合奏,舞剧《小刀会组曲》里的《双人舞》和《钱塘江畔》等等。由于这些节目定时播放,因此:常常不必看钟,只要一听到某一段音乐,便知道是什么时辰了。除了丽的呼声和收音机的广播。有些宁静晚上还可以听到远近传来的竹笛声。为平凡的夜色增添了几许柔和温馨。
老家不复存在

       从后窗外望。除了组屋还是组屋。如今从照片上看组屋的造型设计也还是和往日一般平实木讷。但每当想起,昔日熟悉的音乐便在脑际冉冉响起。组屋的轮廓和线条也逐渐变得更柔和而有亲切感,记忆中的后窗景色和音乐是难分难舍的。
被夷为平地的老家1
被夷为平地的老家2

       如今老家早已被夷为平地,原地也再建新屋,福利巴士车厂和旁边的许多建筑也不复存在。傲立在泰丰饼干厂屋顶上的那头雄狮也和饼干厂一齐消失。位于玛格烈通道(Margaret Drive),一度朝气蓬勃的华义中学,校舍早已荒芜。就连那条我们曾经捉过鱼,戏过水的大龙沟(大沟渠)也“不见了”!偶然开车经过,人事皆非,整个地区已经变成一个冷漠而陌生的世界,使我不禁想起歌曲“燕子”里的两句歌词:那曾经充满欢乐,欢笑的地方,如今是多么的寂寞啊!
无尽的思念 ..........
注:有关照片都摄于1990年代,那时住在这一带的居民都已经搬得七七八八了...................
30.9.2010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