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9日星期五


往事只能回味之:

柴可夫斯基”酸甜录

       孩子小时候上过不同的私立托儿所,岳父在世时也帮忙接送。当两个孩子先后上海星幼稚园后我便和岳父分工合作,一接一送。老大念小学时比较轻松,因为学校就在家附近。老二也上小学之后,虽然我们已经搬迁,但有校车接送,问题不大。老大上中学时我们移居西部的巴西班让,而他“自选”(为了参加该校的华乐团)的学校却在东部的淡宾尼。搭巴士单程也要一个多小时,还不包括等车的时间,如果下起雨来更是“悲惨世界”天亡我也 …........ !因此:如果没有校车,早上让孩子自己搭车上学简直就是 Mission Impossible!(不可能的任务)
海星幼儿园时期的大孩子

       只是运气不好,一直都找不到有去东部的校车,最终无奈也只能“马死落地行”,亲力亲为自己载送了!于是从此每天便要摸黑起身载孩子上学,回来后再载太太上班。一天至少来回一趟,路途遥远而费神费时。为了省点汽油钱,把舒适的大型车换为中型车。除了学校假期,天天如是,风雨不改。
卖掉这辆大的
换了一辆这样的

       人到中年渐渐感觉开车的压力。终于挨完了老大的四年中学,谢天谢地!老大转到离家相对比较近的国家初级学院,此后只要载到附近国大校园内的车站搭巴士就可以了。只是老二这时也升上了中学,学校也位于东部 - 马林百列一带,虽然比淡宾尼好点,也还是一段相当远的路程,早上不载不行。因此有些天还需先载老二到东部,再送老大到武吉知马的国初,然后回家接太太到珊顿道上班。
       幸亏一年之后,终于为老二找到了校车,就免了早上“侍候”老二的苦差,老大则照旧。但老二下午下课迟了或假期回学校参加活动等等还是得载送。如今马路上车子越来越多,费用年年增加(和要命的ERP成正比),早上交通繁忙时间人人心情浮躁,不愉快的事也时而有之,以往的驾车乐趣几乎消失殆尽,烦恼压力却明显增加。唯一的“回报”也许就是无形中增加了和孩子们相处的时间。
       以上所提到的只是“正规”上课的载送情况,还不包括各种课外补习,音乐课和课外活动!因此:这方面区区可以“很负责任”的说是个当之无愧的柴可夫斯基(司机)……….!想到竟能和古典音乐巨人,伟大的柴可夫斯基同志沾上点边,就不免有点顾盼自豪,暗自欢喜。但一上路,举目四顾,啊!原来 I am not alone !满街满路前后左右都是伟大的,本土的,非俄籍的柴可夫斯基同志们,而且其中有些还是“母的”,只差没有胡子而已 ……..…!一时之间,也不知是喜是悲!
俄罗斯作曲家柴可夫斯基

       光阴似箭,再多几个月老大就要当兵了,只需要继续为老二“服务”。想到这点,心情略微放松但仿佛也不怎么开心,又是一个人生阶段的小尾声!也许将来“清闲”之余会若有所失,甚至怀念这些接送时光,人就是这么矛盾!
3.7.2008/26.6.201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