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2日星期日


哲源

       哲源姓林。当年虽然年纪比我们大,辈分比我们高,还多少曾经是圈子里其中一些人的上司或领导(注1)。一旦熟络了,不约而同的,我们都“自然而然”的直呼其名,性格豪爽大而化之的他也不以为忤。
老照片:左起,潘耀田,林哲源,关乃忠,郭永秀摄于1970年代末的国家剧场。

       以名字相称的“可行性”当然因人因势而异,但往往能缩短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感觉比较亲切。二来,也许也是新加坡华文源流文化之一罢?和中国,台湾相比,新加坡人很少,或没有连名带姓称呼人的习惯。
       哲源过世似乎还不是太久远的事,但今天新加坡的音乐界里,已经很少人提起哲源的名字了,年轻一代“音乐人”之间更少人知道新加坡曾经有过这样一个有音乐才华的人。
       上世纪70年代前后,可说是哲源音乐事业最为蓬勃的时期。当我最初听到林哲源这个名字时,他是当年国家剧场艺术团属下交响乐团的团员。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他本人时,他正在演奏自己改编的西洋长笛曲。第一次在报上读到有关他的报导时,他是新加坡第一个考获得英国皇家音乐学院海外中提琴专业演奏文凭(LRSM)(注2)的人,并且还是自学成功的!(长笛似乎也如此)
       说哲源多才多艺是一点也不夸张的,哲源开始是拉小提琴的,拉中提琴和吹长笛还是后来的事。但哲源的音乐才华并不止于此,他同时还能指挥和作曲,并且基本上属于“双通”一类 - 无师自通,中西兼通(仔细想想,他似乎还会唱歌!)。
       70年代,哲源先后出任过新加坡后备军人协会(SAFRA)中西混合乐队以及人民协会华乐团的指挥。后来还是专注在演奏和录音上。
       同一时期,哲源还在东部的丹戎加东(Tanjong Katong)经营了一家名为“旋律”(Swan Lake)的音乐行,也在店里教学生。因为哲源为人随和健谈,当年我们常到他的店里盘桓聊天以及购买乐谱。
       哲源在音乐上还有一大成就,那就是他培养了一个很出色的女儿 - 小提琴演奏家林抒真。抒真也没有上过什么音乐学院,但小小年纪便成为新加坡交响乐团的第一小提琴手之一。
       也许饱含本身自学成功的自信,也许见识过一些没有多少才华的“学成归来”者,也许别有苦衷哲源一路来对出国留学这件事都不以为然。曾有熟人问他为何不考虑送女儿出国深造时,他直截了当的说:出国的目的是“镀金”,我的女儿已经是金子了,无需再“镀”。这话的口气也许大了点(对某些人而言倒是一箭中的),但仔细想想也并非全无道理,只能说见仁见智。但如果抒真有机会到欧美去浸淫一番,谁知道她的成就又会如何?也许不止于在乐团拉琴而已,最低限度,应该不会比同辈的萧丽君逊色罢?
       俱往矣!是非成败转头空,随手写下这些,聊当是对一个老朋友的追思罢。

1:哲源当年曾先后出任过新加坡后备军人协会(SAFRA)中西混合乐队以及新加坡人民协会华乐团的指挥。包括我在内,有好些朋友都曾经是这两个乐团的团员。
2:如果您不知道LRSM演奏文凭所代表的意义,可以告诉您的是:根据观察,不是所有拥有音乐学位(包括学士,硕士,博士)的人,都有能力考得到这个文凭。就犹如,不是所有音乐学院的毕业生都真正有英国皇家音乐学院海外乐理考级8级的学识水平。
9.7.2012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