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0日星期五


林学大先生

        写了一系列有关南洋美专的回忆,突然有种悲哀之感!
       想当年(1938年),林学大先生高瞻远瞩,背负时代使命一手创办今天南洋艺术学院的前身 - 南洋美专,对本地艺术发展,是何等功业功绩?然而今时今日,又有几个南洋艺术学院的师生知道或有兴趣去认识了解林学大先生是何许人?
 
林学大先生
     
       和已故麦纳里修士(Brother Joseph Macnally)也有数面之缘,修士为人也友善,这里并非说后来(1980年代?)创办拉萨尔艺术学院的他对新加坡艺坛贡献不大,但若论奋斗过程以及影响深远,麦纳里修士又能否和林学大先生相提并论?为何新加坡只有以麦纳里修士名字命名的路,而没有一条“林学大路”?
       除此以外,据说武吉知马华侨中学前面的地铁站以新加坡过去的伟人之一的先贤陈嘉庚先生名字命名时居然还引起了好些无知可笑的争议!试想想,昔年陈嘉庚先生在中美各地所捐赠的一些公共建筑,人家都恭恭敬敬心存感激的命名纪念,陈嘉庚先生早年对新加坡的贡献又何止这些?那些反对的人难道不懂历史?还是就是忘恩负义?!
       日前因为看了一场华乐演出而感叹本地华文华语的式微没落,后来有朋友告诉我,以往的“讲华语运动”筹委会开会语言以及有关文件都以英语英文为主(如果不是全部?),据说现在华族文化中心的情况也类似,如果传言属实?不禁疑惑,一个个打着“华族文化”招牌的运动和机构,如果不能以身作则来贯彻有关精神方向,那花了那么多人力物力国家资源,除了令人悲哀,究竟还剩下什么?!
       更令人悲哀的还是,那些“以华文谋生”高高在上的本地华教领军人物以及社会上“有识之士”,对这些种种,他们几曾表示过关心?难道都看不到?还是早已心死 …........... ?或只顾着沉醉在自己的“风花雪月”里,而从未想过自己以及后辈们的前景前途?
       或许,此时此地,大势已去,呼天抢地也无济于事,但总比“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强些吧?!
7.8.201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