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2日星期四


往事只能回味之:

潘受先生(其一)

       对已故新加坡著名书法家潘受先生最初的印象来自1980年代在人民协会工作的时候。
       作为一个所谓的半官方机构,人民协会本身除了有附属的文工团,还有一份名下的报刊 - 民众报,后来有好些华文报的编辑记者都来自这份报纸。有了这些“文化背景”,人协也顺理成章的接待过许多外国文化团体以及主办各种文化交流活动。
       有一回潘受先生应邀到来和一位来自日本的书法名家进行交流。记得当时两人在现场各写一字切磋。
       双方面对面坐下,因为来者是客,日本书法家当时就先写,写了个什么字如今已印象模糊,但潘受先生所回应的那个字却印象深刻。
       因为日本书法家一脸浓髯,令潘先生“有感而发”?当场就写了一个“髯”字。这原本也只是“应景”之作,仿佛也没什么稀奇,但潘受先生确实艺高胆大!这个潇洒漂亮的“髯”字是正对着日本书法家 - 倒过来写的,一时赢得满堂彩声 …............
       首次和潘受先生结缘是因为应已故湘灵音乐社社长丁马成先生之邀,为人民协会华乐团/湘灵音乐社联合演出编了一首南音音乐《龙舟竞渡》的缘故。丁马成先生仿佛是位儒商(?),很有文人古风,他给我的“回礼”是请他的好友也就是潘受先生写了一幅字送给我。潘先生在音乐会上亲手把墨宝交给我!还和我讲解了字画的内容 …............
1.8.2018
图片:潘受先生的诗作与墨宝:


似有风雷肺腑驰?
此才身世亦堪悲!
云笺一曲千花蜜,
恰是蜂初酿就时。

旧句伦敦观贝多芬曲谱手迹(有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