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3日星期五


往事只能回味之:

潘受先生(其二)

       潘受先生原名潘国渠,是位和蔼可亲的长辈,1990年前我后曾经数次到潘老当时位于武吉知马杜尼安路(Duneam Road)的“海外廬”寓所拜谒。
       有一回在言谈之中,潘老讲起当年中国抗战时期,武汉合唱团到新加坡来为抗战筹款的事, 也提及了他为歌曲《卖花辞》作词的经过(摘录1991年人民日报记者申红的报导:卢沟桥事变,引发中国全面抗战,新加坡也成立了“新加坡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会长是陈嘉庚先生,潘先生在该总会义务负责文书撰写工作。一九三八年新加坡的中小学生上街义务卖花,把卖花的钱集中起来,支援中国的抗日战争。当时,武汉合唱团赴新加坡演出,团长夏之秋(著名作曲家)力邀潘受为武汉合唱团作词一首。于是潘受先生联想到满街的卖花声,便情绪激昂地作了《卖花辞》)
       潘老表示很怀念当年的《卖花辞》,但苦于无法找到任何有关录音。幸而他还存有一份有简单伴奏的旋律谱,我就在这份谱的基础上重新编了一首以钢琴伴奏的女声二部合唱,并做了一个录音送给潘老,以图缓解其念旧之情。
       后来潘老投桃报李,又为我写了一幅字。
       在和潘老不算长的交往当中,不曾听他谈起当年他过去在南洋大学的一段经历,直到他获颁南洋理工大学荣誉博士学位时候,从报章上的访谈中才知道他有着一段锥心之痛的往事,他还以一首诗来表达当时的那种进退维谷无奈无助的复杂心情:

谁共伤心泪一弹?
罪魁竟扮沐猴冠!
平生文债浑闲事,
百感今朝下笔难!

       当年看了有关访谈文章,心里有点纳闷,为什么潘老要那么委屈的去接受这样的一个“荣誉”?或许,他有不足为人道的苦衷?虽然心里有个疑团,但作为后辈也不便去过问。如今,潘老已故去多年,过去种种 ........... 仿佛春梦一去了无痕,就和(周璇传记影片)“金嗓子”主题曲里所唱的:仇也无了,怨也无了 …........ ?!
       只是每当想起一代书法家和诗人潘受先生长眠之处 - 在澳洲柏斯某个墓园里,那个连个中文字都没有的墓碑,就不禁令人悲从中来!
2.8.2018

图片:潘受先生赠我的墨宝 - 三国演义序词。
聆听歌曲《卖花辞》请点击链接:https://soundcloud.com/user-21736741/kjl7xpwp9v8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