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3日星期五


澳洲回忆之:

香港中乐团

       台湾国立艺专的一个5人代表团(包括两位教授以及一名吹笙的在籍女学生)继中央广播民乐团之后来访交流,因为活动不多,仿佛也没有正式演出,因此印象不深。
       1982年香港中乐团的来访则是一件出人意表以及令人惊喜万分的事,因为那时中乐团里有好几位昔日人民协会华乐团的同事,旧友异地重逢,仿佛有点天涯遇故知的感觉。
       由当年的音乐总监吴大江领导的这次澳洲之旅好像还是香港中乐团自1977年成立以来第一次出国表演(第二次海外演出是在新加坡维多利亚音乐厅?),昆士兰是第一站,之后也在悉尼歌剧院演出。在昆士兰的演出共有两场,一场在布里斯班市政厅音乐厅(Brisbane Town Hall),另一场则是在昆士兰音乐学院旁边的植物园露天舞台演出。
       随团而来的还有一华一洋两位副指挥 - 李超源博士以及兼任团医的白德医生。当时的演出曲目也包括了吴大江的《缘》,关圣佑的《祭神》以及乐团首席黄安源独奏的高胡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等等 ...............
 
老照片右起:霍世,唐锦成,李志群,潘耀田,朱文昌,许丽芳 ......... 后立者是苏文庆。
      因为Dr Craig的关系和安排,那回香港中乐团也到昆士兰音乐学院和师生们交流。也因而认识了一些新朋友,包括来自台湾的苏文庆和霍世潔。
有缘相聚固然令人高兴,尤其人在他乡,但短暂热闹过后的离别却也使人倍感冷清失落,不由想起北宋柳永的《雨霖铃》: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9.7.201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